『丹邕』余生出租 / Finally,On the Let (2)

#有钱但无聊的帅比房东姜义建x一心想死小作家租客邕圣祐

#ooc预警

#HE

#(1)请移步 (3)请移步





































  姜义建在家醒酒躺了两日,醉倒没有很醉,只是想忍着不要去找小作家,把小作家对自己说的那句话留久一些,再留久一些,咀嚼来,又咀嚼去,他话里的味道。像要推开自己,又像要抓紧?姜义建抓着额前一撮头毛,直犯愁。滚下床来,抓着笔在记事本上胡乱涂鸦,修改自己回答邕圣祐的句子,“我只喜欢你”划掉,“我只爱你”又划掉,“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再次重重地划掉,姜义建合上封皮,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应该报个土味情话培训班。手机在房间里某个角落唱起歌来,音乐还是小作家专用的,找东西就找东西,干嘛把人家往地上乱扒,姜义建家的鸭绒空调被和乳胶枕头委屈巴巴地如是说。结果手机卡在床头缝里,姜义建一看备注名,想死但是我不能让他死的小作家옹,差点晕厥,就地又踹了席梦思床垫两下,才接上电话。“嗯,我在。”姜义建发现自己或许太久没开口说话,声音竟然有点哑。“那个,柚子茶很好喝,蜂蜜放的很好,醒酒的话不错。”姜义建正转着头向远离听筒的方向捂着嘴清嗓子,还没来得及吸收这是句夸赞,还是句邀请,含糊地唔了一声,还没正经开口给个回答,小作家又开口了,“我们去逛街吧,明天,听说要降温了,想买几件厚衣服。”姜义建高兴得差点咬掉自己舌头,握着手机差点蹦崩床板,也不管嘎吱嘎吱摇晃床板的声音有没有传到那人耳边,故作镇定地回了一句,“好,明天我去接你。”对方没再作声,过了一会儿一个浅浅的好传过来,好似通电,振动着骨膜,怔得姜义建握着已经挂断的手机贴着耳侧,傻愣愣了两分钟。然后是三分钟的锤墙大吼,分贝之大只能让人感恩还好这栋公寓楼都是这位房主的,不然多不好意思。

  姜义建狂喜之余又是涌来的担心,他好容易控制住自己,端坐在不知怎么地跑到地上的枕头上,仔细回忆,这小作家不常有反常,除了,除了那次烧炭?热炕头变冻冰窟也不过如此,只不过这次还要把自己也算进寻死计划里?这也算是人类文明进化的一大步?达尔文和爱因斯坦大概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但是有什么所谓呢,对他来说,邕圣祐大概才是普罗米修斯的火种,伊甸园的禁果,阿基里斯的跟腱或是参孙的头发,是曾经的黑暗隧道那头传来的一点光热,是被全世界放弃的一瞬间里,让自己想要活下去的全部意义。

  姜义建想着想着,就一夜无眠。本来还能死乞白赖算得上是约会的这次出游,却换来一夜的辗转反侧,抚平了床单多翻几个身又再次皱起,戴上眼罩又再次挂在脑门上,窗帘都拉起,灯也关掉,拔不掉自己这颗心里的电源。闭上眼都是小作家穿着白衬衫,合着眼在念诗句的背影,也许睫毛很长,跟现在一样,给瘦得深陷进去的眼眶下投下两道浅浅的阴翳。至少要请他再念诗给我听,加租约,再加一条,如果这次他也没死成的话,姜义建恨恨地想,清晨的晨曦打进来,像极了当时小作家瘦削颊上耀着的半面光。


  姜义建胡乱收拾了下自己,把车钥匙丢在桌上,抓了钱包和家里钥匙就挂上家里门,两户间隔的走道不长,来来去去地踱了好久,瓷砖地面灰都给他新皮鞋底给抹得四下退散了,才咚咚咚下定决心敲邕圣祐的门。小作家难得一脸晴朗,宽松的家居服换成了剪裁得体的衬衫,扎在西裤里,线条流畅又简单,头发应该是仔细吹过,柔顺的刘海有了型,露出温情脉脉一双墨黑眼睛。姜义建微微有点看呆,站在门口没动弹,邕圣祐见他没有反应,指节轻轻在姜义建眼前敲了敲,“走啦,姜先生。”姜义建回过神来只觉得,现在的自己真是彻底栽在这人这里了,凝滞的海域也好,无头的公路也好,要是能一直一直探究下去,该有多好。这话当然不能说出口,惹人烦恼,但还好,姜义建也够狡猾,够赖皮,“我车坏了,今天委屈你一下,我们坐地铁去吧,挺近的,打车划不来。”姜义建才不会说他昨天把车特意倒进了一百年不用小区的地下车库,还被走回来的路上遇到的一只小蜘蛛吓得半死。无论如何,想跟这人再多待一下下,一刻钟的路程如果能延长到哪怕半小时,也是极好的。没想到小作家挺开心的,走去地铁站的路上还绕路从落叶满地的草坪中间穿过,猛踩了踩厚实的地面,小作家真是太瘦了,只长身高不长身体,姜义建站在树下,扒下脑门上掉落的一片叶子,甩了甩头,目光粘着小作家跳来跳去的身板,暗自思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姜义建冲上去拽着小作家,把他凉滋滋的手心塞进自己驼色的大衣口袋里,按着他没多少肉感的肩膀,带着他往前走了,“你再踩两下落叶都要成泥了,万事万物都有自然规律,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小作家没挣开,也没回答,只是在刚过完斑马线后,猛地把手抽出来,两只冰爪迅速俯冲进姜义建护在大衣领里的脖子后面,冰得釜山男子汉呲哈呲哈出了声,又不想示弱,超绅士地帮嘴角噙着作弄成功的微笑的小作家推开百货大门的当口,嘴里还念叨不停,“要给你买条围巾,不对,买副手套,不对,买两副......” 



  进来之前,姜义建只当小作家是要准备赴死的行头,没想到这人仿佛事不关己一般,动作倒迅速,单手插裤袋,穿梭在各个柜台,忙着拿衣服在房东身上有模有样地比划。七逛八逛,姜义建手上也拿了好几个大logo的袋子了,合计下来也是几套衣裤了,也没见小作家自己试点什么,刷的还是小作家自己的卡。姜义建脚步跟在后面,亦步亦趋,心里暗暗盘算,这一心寻死也没必要跟自己的合法收入过不去啊,何况还是胡乱花在自己这剥削阶级的房东身上。实在没忍住,开口想问,邕圣祐却正好回头,撞了姜义建一个满怀,虽然有点痛,感觉还挺好,姜义建还回味呢,手上手提袋撒了一地,小作家早弹开了,甩下一句,“我去前面看看,你快来。”姜义建弯腰麻利地串起一地狼藉,小跑着往前追,四下望了望,没看到人。想是这人又随心所欲走岔了,仔仔细细问了几个柜台,才真的心下一凉,回过神来了,没必要再四处问询了,穿着衬衫西裤的好看的小作家人跑了,真的跑了。



  到底是想去了断的,有没有自己都要去的。

  过了四季,也没能变,小作家比他以为的坚决。

  失魂落魄,提着满手的累赘,姜义建第一次有了回到十五岁的错觉,明明曾经是有声音,有色彩的世界,好像突然被按下了默片模式,自己出不去,外面的一切也进不来。



  还好你还算有点良知,姜义建无知无觉地过完斑马线,抓着突突亮起的手机干瞪眼,“姜先生,车借我开两天,邕。”

  看来他至少回了趟家,要离家出走,要一心寻死,东西也要带够啊,姜义建可怜巴巴地想。还有,他居然会开车,那么细的手指头居然会抓方向盘,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小作家的隐藏技能,无数车沉湖底的悲伤案件就在他眼前涌现。姜义建觉得,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倒不如自己先仙逝一把,来得比较痛快。

  脚步还是引向家里,问了门口安保大叔,小作家果然轻车熟路借走了他的车,脚步再沉重万分地踏上楼,自己家除了车钥匙跟放在车钥匙旁边的记事本,好像什么也没少,又好像什么都少了。小作家那边呢,他不想看,要是翻出封遗书什么的,让他怎么想?还是继续踢着楼道里堆着的破旧纸盒吧,报警有什么用,小作家好像才走那么一下下,谁会信自己的自杀断言?踢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堆积的杂物碍眼,想踢得更远,才看见了最底下那个低低矮矮的盒子上写的字,车载GPS系统,免充电准定位,您的防盗专家。这还是刚买车时,改漆的半推半给弄的,姜义建基本没参与,久而久之也就忘了。这下灵光乍现,一蹦三尺高,掏出手机火急火燎地点开了客户端软件,人窝在杂物堆角落里,盯着扫描的雷达图标转啊转啊,都快晕厥了,才看见一个小小的黑点在地图上慢慢移动,像是心又重新会跳了,大脑又重新能够思考,又想到邕圣祐签的租约上答应过,不损坏房东任何物品,他那么怕麻烦别人的一个人,应该不会投湖吧,姜义建眯着眼,紧跟着那个小小的黑点,像看到了邕圣祐极黑极倔强的黑色发旋,在公路上驰骋。

  无可奈何,租了车,请了司机师傅,来人一看开价又高,要得又急,缄口不问,只是按照他的要求顺着手机上的点移动的路线开。姜义建坐在车后座,本是有些急,正碰上下班高峰的首尔交通,一点点挪动的车速和手机屏幕上有些飞快移动的点对比,让他额上快速地淌下大珠大珠的冷汗。然,又开了半个小时,还是对着那个点,姜义建拧着的眉头松了,说了句,“不管他,我们往釜山开,怎么快怎么开。”,就放松身子,沉沉把自己交付给酣甜的梦境了,前一晚一宿都没合眼,彼时正是困得不行,强撑困意跟在屁股后面撵小作家已经是打足了十二万分精神,定睛一看,小作家开的飞快的这条路不是自己之前告诉他的那条吗,距离上稍远些,但却因为要经过一段沿海公路,所以可以透过车窗看到很多在暖和的午夜下去水浴的旅人,哪怕是寒冷的初冬也有不少成群结队搭着帐篷看星星的多情种。再联想到小作家对釜山的那些很大程度由自己构建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姜义建算是安心了,这人寻死也挺浪漫,想要死在有海的釜山。那他一定没忘,自己吹得天花乱坠的釜山旅行梦灌输里,还有句,釜山的晚霞最好看。至少,不看晚霞他不会死的,要死也死在晚霞里,我懂他。

姜义建跌落入梦乡时心底满是笃定和踏实。

 







#日常碎碎念:

1.涉及概念解释:

普罗米修斯在古希腊语中是先见之明的意思。

暗指多年前姜义建的就遇到过小作家。

普罗米修斯也是给人间偷来了火种的人,也就是说,在初遇时,小作家就是姜义建的光和热。然而偷走火种的普罗米修斯被宙斯锁在高山,并且每天会被鹰啄食肝脏,又重新长出。姜义建再遇小作家,小作家依然还是他的火种,为之掏心掏肺,为之愁肠寸断,为之寤寐思服,为之辗转反侧。

伊甸园的禁果不必多说,即使再遇到了,姜义建如果没有好奇地看着小作家客厅里的相框,他不会再次活过来,再有心智,再会爱。

阿基里斯是半神的英雄,小时被浸泡在冥河之中,得全身以刀枪不入,但脚踝为便于抓住,没有沾水,以至于脚踝成为其致命软肋。姜义建也想过一了百了,现在啥也不缺,啥也不怕,唯独挂念小作家。

参孙来源于圣经,具有天生神力,能手撕雄狮。但他的神力来源正是他的头发,断发便失。寓意小作家对姜义建的巨大意义。

2.驼色大衣配杂色围巾造型参考某天尼尼机场秀?大概是金发?彩色围巾?小作家衬衫参照柚子一个人飞日本的时候,机场拍电影那天造型?基本上能对得上。

3.有意见和建议留言就好啦,明天应该就放结局了,保证很甜嘻嘻。写完自己也觉得很甜。

4.谁不爱釜山的海和釜山男孩呢?

5.祝您今天美好。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