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邕』掌纹与年轮

#现实向背?可以接在 夜晚男孩 和 投递行星 的很久之后

#平平淡淡日常

#Hands on Me&Never舞台一周年快乐!





  姜丹尼尔今年三十岁了。

  俗话说的好,男人三十一枝花。

  姜丹尼尔本来皮肤就白净,颊肉又是两团毛茸茸、甜滋滋的果汁相。十年如一日的多汁,戳戳都觉得能飙得出水蜜桃汁。造物主还要偏心,给他个经得起精雕细琢的轮廓线条,时间打磨,愈发惊艳动人。眼角眉梢又尚存十足少年稚气,蓬勃得割裂时间链条,无视岁月流逝一般,昂扬又得意。但眼皮上一沾染点红的棕的色,眼波流转间又是别样成熟的致命,少了点故作性感的不安。泪痣已不像是区别于他人的标志,更像是神深情一吻的痕迹。鼻梁是一方山脉,唇是山下河谷,每道褶皱,每条唇纹都来得自然,已不再需要像刚出道时大力涂抹尽态极妍的化学的红。微微抿上点润色,配上两颗白牙,撒娇都更入耳,歌词也更抓心,就连给后辈颁奖短短念上几行致辞,都像听众在听他专辑里某段intro上下衔接的念白。时间不敢摧残他的璀璨。他更游刃有余地迷人。


  金在奂不止一次给邕圣祐发过调笑的语音,“你说说你,一拍戏进组就是几个月满世界跑,你也不担心。”

“担心什么?”邕圣祐还热衷于对着比赛期间认识的这批人使用他们的历史经典时刻表情包。屏幕上他的头像后,发出小小的动图里,金在奂正好整以暇地咬着片绿油油的生菜,样子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金在奂早习惯了他这癖好,回了他一张邕圣祐GU舞台上张大嘴热舞跳得入了魔的压箱底之宝,才正色道,“姜丹尼尔啊,这么多年还是后辈票选出最想结交的男爱豆一位呢。”

“他自己会看着办的。”邕圣祐顿了顿翻找表情包的手指动作,一排卡通人物里面还有一栏是屁桃,还是姜丹尼尔分享链接给他让他去下载的。

 

 

  还是小半个月前的电影节颁奖典礼上,隔着前后两三张桌子,姜丹尼尔挤眉弄眼地冲他摇摇手机,又指指自己,邕圣祐还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原来就是与他合作设计的表情上线了。大致一扫眼,桃子头点了痣,怪像他的。邕圣祐点了下载,又把手机放回兜里。

  典礼结束后邕圣祐免不了要跟各路相关人士客套寒暄,而姜丹尼尔作为歌手,只是邀请表演的嘉宾,曲毕就退回后台去了,保姆车就一直停着苦等。邕圣祐满脸写着抱歉,想推姜丹尼尔待机室的门,未想里面已是站满了前来问候打招呼的后辈,大多还是新人赏、人气奖的提名或者得主,妆发再重,挡不住底下一张面孔的生涩与紧张。一看大前辈邕圣祐进来,忙敛了有意无意的撩人与亲昵,毕恭毕敬向他问好。  

  邕圣祐无意为难,也实在乏得无力应付这群尚且精力充沛、年轻貌美的孩子,礼貌地笑笑找了个借口说待机室厕所坏了,人有三急,只能来投靠老友。姜丹尼尔拉开厕所门,把他手抓手送进门去,没人看到他用指尖点了点邕圣祐手心,胡乱画了个心形。邕圣祐站在厕所里,对着面镜子,看着也想着,我都三十一岁的人了,还被个毛毛躁躁的小孩搞的小动作惹得满面红,真是失了智。从答应在一起到现在,没一分理智,全给这人的多情手段夺去。

  邕圣祐冲了水出来,后辈们已经通通不见了。姜丹尼尔整个人扑在矮矮的茶几上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头挖得很低,邕圣祐凑过去看他在干嘛。小学生字体跃然纸上,呵,竟然在写保证书。存在是世界人民的共同财产,舞台是地球村居民的珍藏瑰宝的姜丹尼尔在写承诺书。邕圣祐又没生气,累得都生不起气,只想回家好好躺上一会儿再跟他理论,还是这人花样多,捉了邕圣祐洗后没擦干的两只手,往身上几十万的西装的一只袖口里笼。

“衣服不是赞助的?”邕圣祐懒懒地任由他去。

“我也可以买啊。”邕圣祐觉得他好傻,褪手出来又摸到一对形状熟悉的袖扣,还是去年去欧洲拍戏得空给姜丹尼尔挑的,心里又被他的甜默默摆上一道,嘴都粘起,讲不出平常笑他傻气的话。

“我以后不见后辈啦,我发誓。”姜丹尼尔无辜的表情拿捏得刚刚好,难得浑圆的眼珠都泛着惨兮兮的光,拿起那张用颁奖词卡片背面写的保证书。

“该见还是要见,礼数不能免了。你自己把握。”邕圣祐放松意识,直挺挺跌进姜丹尼尔怀里,撞得突然,姜丹尼尔没有准备,差点被他撞倒。

  两人就在沙发上这么叠到一起,身高都高,姿势绝对谈不上舒服,姜丹尼尔却觉得开怀。他已过了专属于小男孩的对什么都好奇的时期,不再对开展一段新的不安定有任何兴趣。身边这个,能得他全心托付都是一路披荆斩棘,见神杀神,见佛杀佛,不想再去另处找什么悬崖绝壁风景,能揽得他睡颜沉沉,已是最大奖励。

“那我们回家去。”邕圣祐也就这时候能软在他怀里。

“嗯。”困到极点,只剩下对姜丹尼尔本能的相信。

“你穿我的拖鞋吧,新换的牌子很软。”姜丹尼尔蹲下去握住邕圣祐瘦的凸起的踝骨,帮他换鞋。

“不用,之前那双就好。”之前那双是姜丹尼尔用小号参加双人站抽奖中的,不比平时脚上穿的昂贵,一左一右印着制作人时期他俩画的自画像,温馨至极。虽然姜丹尼尔为了不暴露身份兑奖费了不少功夫,邕圣祐收到的时候还是难掩喜色,行程下班都从防尘袋里掏出来,在车里换上,一次不落地穿。

“那双我昨天洗了晾在阳台了。”姜丹尼尔又给他脱了另一只鞋,邕圣祐阖着眼养神,两只脚上套着黑袜,已经踩上待机室的毛毡地毯。

  被熟悉的手臂有力地圈住,小朋友手持漏网池里捞鱼一般地捞起,一个公主抱揽在怀里,邕圣祐再累也知道难为情。脑袋埋进姜丹尼尔肩窝,闷闷地问他这是在干嘛。

“接我的公主回家。”邕圣祐掐了一下姜丹尼尔后脖子,手上没使劲,很轻。

“你不穿我的拖鞋嘛。走了,回家了。”分明是他先做错事的,最后免不了被他弄得失了阵脚。邕圣祐心跳得不比第一次被姜丹尼尔抱慢多少。




  隔天早上,邕圣祐起得很早。在家叮叮当当,开柜关门的,姜丹尼尔醒了,靠在床上揉着眼看他来回梭动的身影。强打精神告别软绵绵的床榻,邕圣祐在盥洗室里笨手笨脚地剥包装盒外面的玻璃纸。姜丹尼尔一打量,拉拉杂杂好大盒五颜六色的动作,摆了洗手台一大半,邕圣祐也没理他,剥开了拆了盒,打开水龙头淋了下手,就着说明书上的小字往脸上毫不吝啬地抹。

“你不是不大用这些东西吗?”姜丹尼尔还没睡够,抱邕圣祐也还没抱够,背后环住他,啾邕圣祐的脖颈。

“这儿,这儿,还有这儿,你都看不到吗,都是皱纹。”邕圣祐又换了一罐东西,往眼角突突地填上去。

“你要一夜重返二十几岁的小男生,去诱惑谁去啊。”姜丹尼尔闻到邕圣祐身上一股馥郁,动物狩猎一样,越凑越近。

“反正不是你。”不知是过敏反应还是羞的,邕圣祐又是满面红。

“邕邕,你过敏了!快转过来给我看看。”姜丹尼尔声音贱得仿佛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迫不及待,吻上眼后一点细纹。

  姜丹尼尔本来一度庆幸,这世上他独独喜欢邕圣祐,不用尝好些姑娘腻味的唇彩、脂粉。邕圣祐五官绝俏,底子也好,粉好些时候都淡得遮不住三颗痣。主攻演技后更是随意,寥寥草草让描个眉,上一点粉便不再矫枉过正。他下了行程回家,来不及卸妆姜丹尼尔也愿献吻,嘴啃不过淡淡一层薄粉。这会儿姜丹尼尔倒担心自己中毒身亡起来。邕圣祐糊得大手大脚,眼角还没抹匀,嘴上一片涩。

“你比众生美。老了也美。不许听他们冻龄有方、反重力的鬼话,你再好看一点我都要看不住了。”结果吐出来的还是拌了蜜糖的絮语。

“你不喜欢小男孩吗,二十出头,干净无痕。眼神跟我们那会儿一样热,笨拙又清澈。”邕圣祐又回头不看他,贴着镜子观察面皮是否真的起了过敏反应。

“喜欢啊。”姜丹尼尔答得简单,无心一般。邕圣祐身子一顿,与镜中人僵持。

“喜欢二十二岁的你。喜欢二十三岁的你。喜欢二十四岁的你。喜欢二十五岁的你。喜欢二十......”邕圣祐飞快地转过来,脾气坏坏地瞪着他。

“是我们共度的二十多岁给了你这几道皱纹。没人比得过那时的你。同理,除了我,没人能拥有现在的你。爱你这个人,自然包括皱纹。”姜丹尼尔袒露心迹一向坦荡大方,不遮遮掩掩。

  邕圣祐继续加紧手上的涂抹工作,姜丹尼尔低下头悄悄开了水龙头漱口。

“你!不刷牙!就亲我!好啊!”邕圣祐眼下又多了一块没抹开的精华。

“诶诶诶,没抹开,没抹开啦,我来帮你抹,你别动。”姜丹尼尔终于呸掉舌尖的苦涩,专注欣赏邕圣祐这张脸。

“好了没,快点!”邕圣祐每次被感动之后都会突然装凶,奶凶奶凶的,吓唬谁。

“好了,希腊王子殿下。”冷不丁听到这么个饭圈美称,邕圣祐简直又要开始怀疑姜丹尼尔到底有几个论坛小号。

  洗漱、保养完毕,一对儿并排站着,姜丹尼尔突然用胳膊肘点了点邕圣祐的腰。

“要怎样,直接说话。”邕圣祐不愧是最佳男演员奖得主,装凶也挺持久。

“我们做一次以前拍牙膏广告那个手指wave好不好啊。”姜丹尼尔手指已经挟持了脸颊,用力地就要往下凿,挖金矿一样。

“我不记得了。”邕圣祐被他那样子戳得泄了火气。姜丹尼尔撒了丫子往门外跑,嘴里还嘀咕,“你等等我啊,我手机还是平板里有存动图的,怎么会不记得呢。”


  我在爱你的时候,连过去的自己都嫉妒。嫉妒他那么年轻,那么骄傲,嫉妒他同样获得了你百分百的爱情,嫉妒他眼角还平滑,嫉妒他还能连唱带跳一整天不带喘,嫉妒他比我还要早一点遇到了你。

  我就是这样自私地爱着你。




  金在奂好些时候没回复,邕圣祐的手机屏幕已经暗下去,他点开屁桃那栏的表情贴纸想发一个过去引起他注意。才发现好几个屁桃旁边配的字都是,“想你옹”,“今天也要加油옹”,“知道了옹”。屁桃的脸和身子还一动一动的,做着各种手势,泪痣配着圆眼睛,活灵活现。

  退出来跟金在奂聊天的对话框,点开置顶备注为世界第一麻烦鬼那栏。最近半个月,两人的大多数对话都是,一句我收工了回复着一句我也快了,你早点睡。邕圣祐摁下屁桃两眼冒桃心,口水直滴的那个贴纸,旁边爱你옹三个字还有闪闪的特效,发了过去。

  邕圣祐还在过上午的戏,手机却在助理包里一直亮起。

“邕邕是终于发现了吗!哥也太不关心我了!”

“刚才那句删除,删除!哥我也爱你옹。”

“哥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表情很可爱啊,虽然没我可爱。”

“哥今天什么时候下戏啊,我们视频通话吧!”

“哥......”

 

  和你在一起,我不惧怕时间,我也不担心老去。如果是跟你一起骨头松动,发顶斑白,牙齿掉光,我也还能用漏气的声音,每天认认真真讲一句爱你给你听。顺着你细细皱纹,一路抚,一路探,一路慢慢按。

 

 

  今年过年轮到邕圣祐带姜丹尼尔回家。

  两家人也算是默许了两人之间不成文的规定,你家我家每年轮流。

  姜丹尼尔其实有点怕,邕圣祐爸妈话都不多,对圈内事好像也不大关心。每次去姜丹尼尔都生怕冷场,提前一个月猛看新闻时事,奇闻异录,补充谈资。说多了又怕邕圣祐嫌他话多太聒噪,倒插门女婿一般的不好做,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这天姜丹尼尔收着行李,又想起件事。邕圣祐陷在沙发坐着,手里拿着本书在看,他开口问,“当初,你跟你爸妈提我们俩这事儿,他们没同意,你后来又说的什么?”

“我说我们这是自由恋爱,关系公平,我不靠你养我。”邕圣祐答得很干脆,显然是记得。手上书还在翻页。

“嘿,你这意思是,没我你也能过?”姜丹尼尔本来就憋着一肚子委屈,听了更瘪了嘴。

  还过。还能过。回家坦白完以后就差以死相逼跪在地上说没了姜丹尼尔就不能活了。

“你过来。”邕圣祐放下书,抬脸叫姜丹尼尔。

“嗯?”姜丹尼尔恨自己没骨气,真跟个癞皮狗一样。

“我有点缺氧。”邕圣祐很少撒谎,只能别开对视的眼。

“光是想想没有你这件事情。”心虚地看着别处把情话补完。

  姜丹尼尔听了这话,心想有的是办法让他真的缺氧。

  快乐的缺氧。

 



  到了仁川才发现,两老出国游去了。潇洒地留了张纸条,让他俩好好享受二人世界。两人相对无言,打开冰箱满满都是菜色,家里生活用品也一应俱全。开了暖气和地热,百无聊赖,邕圣祐躺在姜丹尼尔肚子上看手上正挑的几个剧本。一掀衣服能震撼整个国家的腹肌块,实物到邕圣祐脑袋底下,他只嫌硬邦邦的,舒适感不佳。姜丹尼尔什么也不看,就放大凑近聚焦邕圣祐。

“邕邕,你长胡子了。”邕圣祐抬手摸了摸,是有浅浅的胡茬,有点扎手。

“等一下我把手上这点看完,找东西刮。”看也没看姜丹尼尔渴望的眼神。

“邕邕,你刘海长了。”姜丹尼尔像一年级专门揭发检举告老师的纪律委员。

“梳到后面去就行,最近考虑接戏不能剪。”邕圣祐剧本又看了一页,似是内容引人入胜,看得津津有味。

“邕圣祐~”大型犬都是需要耐心和陪伴的,最重要陪他一起玩耍,不管长得多大都一样。

  邕圣祐认命地丢了剧本转去摸姜丹尼尔的脸。手顺着线条往下,弹了弹他的果汁发射器。萨摩耶没说话,只发出满足的哼哼唧唧。

 

  即使是最小最小的事也想跟你一起做。因为我知道,在漫长的没有遇到我的时间里,一个人在做着这些事的你,会有多孤单。还好我会刮胡子,还好你以前在理发店学过怎么剪碎发。还好时间待我们算宽厚,算温柔。

 



“你小时候一直睡这张床吗?”姜丹尼尔搂着邕圣祐挤在一张单人床上,有点初次搬进团体寝室那天夜里的感觉。

“嗯。搬家了,但以前的床搬过来了。”邕圣祐一动不动地由着姜丹尼尔乱摸。

“是因为择床?”被单之上十指交扣,里里外外都交托。

“想着你可能会想看看,就一直放在客房,没扔。”身下人把他圈得更紧。脚尖都要顶着脚尖。

“姜丹尼尔,明天起来剪一下脚指甲。好长了都,刮人。”

“好的,好的。”声音里都是欢欣喜悦。

 

  不知道是不是遇见你手心才长出指向幸福的纹路。但我很感激,在你出现之前的每一步我都没有白走,吃再多的苦也不能算是走错。早一步晚一步,都不算恰到好处。早一点晚一点,都不能真切爱上。

 

“嗯,嗯,嗯,圣祐,我也爱你,嗯嗯嗯......”姜丹尼尔说梦话还在表决心。

 

  我也爱你。穿越时间的河,宁可不信命,也信你。

 

 

 

 

 

  

 

#6仔真的好饿发完就去吃饭:

1.今天学校停电停课才有了这篇,本来是想写个同居故事,走着走着走到这里。劲仔奂吃菜的表情包你们有没有见过,没有我也不给嘻嘻。牙膏广告你们看过吧,wave简直太清新太可爱了8!二十二岁是柚子遇见桃的年纪,所以从二十二岁开始。

2.发现我没怎么仔细写过桃宝的脸,认真对待了一回。怎么说呢,纯良天真稚气和男子汉的几分烈都揉在一起,实在unprecedented了一点。就很绝!写完这篇又过了一遍Champagne Pink打开吧的直拍,铺天盖地的荷尔蒙风暴啊,旋涡中心的我们,出去的门是没有的!

3.掌纹是命运,年轮是时间。

4.太饿了无法思考了,想到什么再补8。等着麻辣烫的时候补了剩下的碎碎念。

5.五月尽快收尾吧,音源和回归舞台快来吧。盛夏的脚步靠近些,再靠近些吧。这将会是最回忆最多的另一个夏天吧。晚上好,今天也热爱科学了。

评论(24)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