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邕』一二三,爱

#ooc预警

#大四毕业生x还没转正的小老师

#普通人的普通故事

#即兴短打





“三二一,丢!”

  姜丹尼尔手里的学士帽在空中划出道漂亮的抛物线,大头朝下,坠落在地表。黑色飞鸟般高高跃起的瞬间,牢牢定格在相机取景框。管他大多数脸孔有没有因为图书馆前猛烈的太阳直射而难受地眯起了眼。

  前一秒还挤得没有缝隙的人群一哄而散,飞快地跑下平日里只显得漫长的台阶,随意捡起地上四散的四角帽,重新抓在手心。换了各自的衣服,交了灰扑扑的统一服装,踩着黄昏夕阳三三两两离去。

 

  暑假寒假,姜丹尼尔总归是觉得正放假那天最快乐。前一晚往往忙着打包行李,在寝室里上蹿下跳,为一条不见了的沙滩短裤或是羊毛围巾对着老是打开他衣柜找衣服穿的金在奂吵吵很久。

  全部收拾完毕,躺在床上却又开始担心明早最后一门的考试起来,试探性地开口想找金在奂聊聊,细听他小子已是呼吸均匀,着了睡神的道。只好塞了两只耳机,看了眼时间,又看了眼平日里热闹无比此时却无人打扰的聊天界面。又重新刷了刷显示暂无更新的网漫网页,迷迷瞪瞪不知道几点才惦记着未来的一两个月的快乐时光,沉沉睡去。

 

  这次却不是如此。拍完毕业照,不出任何意外的话,姜丹尼尔的人生将再也不能拥有任何一个暑假或是寒假。比起正放假的满心狂喜和无限希冀,他正要失业,正要成为负担,正要被迫离开乐园。

  对未来的日子不再心怀少年人初进象牙塔时的天真期许,就连等待着他去完成的规划和安排也不过是一场场招聘会,一次次面试和意料之中的碰壁。

  金在奂那个小子早就打了领结,尽力铺平皱巴巴的衬衫下摆,对着他吼了声要去赶一个面试,先走一步。姜丹尼尔六神无主地从学校长廊一直踱步到公告牌前,盯着那块板看。每个应届生的学号专业、班级以及就业情况都被放进一张大表,像张巨大的吞噬所有青春年华的网,密密麻麻的名字后面写的是各人的毕业去向和就业单位。

  有的人明显是打印表格之前还没谋得出处,名字后面是用黑色油性笔粗暴地补上的签约企业几个字。人人都只是一个代号,一串数字,没有面孔,没有特点,只有未来做出的选择替他们存在,替他们获得学校就业率计算时被除数之前多出来的一两个一。

  姜丹尼尔还是找到了他光秃秃的名字,有空白格的人不算多,他一下就找到了自己。简直想把名字直接抹掉,抠下那块只留下空白也好。尽管对于整个大学来说,他存不存在,有没有工作,根本无关紧要。


  还是路过的邕圣祐叫住了他。瘦削的额角起了一层薄汗,急急地拿着份材料往前面行政楼紧赶慢赶,瞧见他熟悉背影,唤着他,“尼尔,你干嘛呢?毕业照拍过了吗?还不回去?”

  邕圣祐跟他说着话,脚步都恨不得往前迈,姜丹尼尔觉得他这上半身都前倾的待跑姿势怪好笑的,噗嗤一声从嘴角滑出来。

“我陪你走过去吧,我又不急。”姜丹尼尔小跑过来挽住邕圣祐天蓝色的衬衫袖子。

“我也快下班了,要不你去我办公室等我一会儿,我把这份文件复印完了应该就快了。”邕圣祐拖着个巨型累赘走得当然比单一个人吃力得多,手上贴着也烫人,心里倒甜滋滋的,捡到什么宝贝一般。

“你办公室不是在那边楼吗?怎么跑到这里影印起来了?我刚还想结束了去找你。”姜丹尼尔被邕圣祐的疾驰带得要飞起来了,只好稳了稳重心,脚上加快了步伐。

“那边开会开到一半,文件份数不够,复印机又坏了,我就来这印。”邕圣祐踏上门口台阶,姜丹尼尔也跟着抬脚,两人步调终于一致。

“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我们小邕老师,你的领导们都好坏啊!”姜丹尼尔撅了嘴,侧头看了看邕圣祐湿透了分成几股的发尾,不用摸也知道邕圣祐肯定从颈后到背都浮着热汗。

“哎哟,尼尔同学现在开始知道心疼我了。不努力赚钱怎么养你啊,真是的。”邕圣祐玩笑话说得无心,没想被姜丹尼尔听去又是另一番心境。

 

  复印完了邕圣祐小跑着上楼去,弹射出去前,还捏了捏姜丹尼尔手上关节,让他好好在楼下办公间里等他。邕圣祐这间房实在称不上令人满意,楼层不高,空间逼仄,两边的角落里都堆满了不知何年何月起就闲置在此的文件和档案袋。

  中间矮矮一张木质桌已经旧得不行,清漆涂层早已剥落,想扒还真能再多扒几块褐色的碎片下来,露出里面米色的木头来。光线也不算好,灯泡都旧旧的,位置正是对着厕所,味道也让人皱眉。

  姜丹尼尔不是没有抱怨过学校,也不是没有心疼过邕圣祐,本来上届意气风发唯一留校的优秀学生,给困囿在这地牢一样的破烂地方,整天干些鸡毛蒜皮的跑腿和文书活,人都眼见着清减了不少。

  还是被邕圣祐那句话给堵住了嘴,“这好歹是份稳定的工作。我跟家里说搬出来住也好,跟你在一起也好,我都说得有底气。”

  姜丹尼尔坐在邕圣祐平时老坐的凳子上,摁亮他破破烂烂的台式电脑,屏保是他俩的一张合照。还是从学生会活动的大合照里截出来的,他记得他俩背着镜头的两只手,紧紧绞在一块儿环在身后。还有几天就毕业了,姜丹尼尔还没有找到工作。

  本来原定继承家业的计划也因为跟家里为邕圣祐这事儿赌气而无限期搁置。

  邕圣祐的底气是这份低声下气的工作,而他呢,他的底气是邕圣祐。一直无敌温柔,无敌相信他能做成一切他想做成的事,无敌尊重并保护他的意见和想法的邕圣祐。

  可惜他们并不是一对无敌的情侣,他们无比幸福,这点没人能否定,但他们也不得不向金钱低头,为生计而左右。姜丹尼尔心焦得冒烟,邕圣祐越好,牺牲越大,他越觉得亏欠。

  什么时候两个人的天平开始这样无限制地向自己这边倾斜了?是从这个夏天的漫长无果的就业寻觅开始的吗?还是从邕圣祐发了第一个月的工资却不舍得买一条新的领带开始?

  姜丹尼尔拿了邕圣祐的水杯,瓷质的杯子对嘴的边缘已经有道缺口,小小的三角形,丑陋地在下陷,喝水都要小心翼翼,生怕刮到嘴。

  他的邕邕,骄矜自持,情人节收一束路上受了点霜的微蔫玫瑰都要皱眉,这样的苦,又是怎么忍受,怎么捱过的呢?

  姜丹尼尔想着入了神,邕圣祐推门进来了也不知道,只怔怔地盯着水杯破了的边缘看。

“限量版的,托代购排队抢的。我舍不得丢。”邕圣祐把杯子从姜丹尼尔手里顺过来,盖上杯盖,摆回桌上。

“邕邕,我觉得我好不争气哦。我对不起你。”姜丹尼尔抱着头,把脸藏进手臂里,眼里有点泪花。

“对不起我什么啊,你是不是傻。你是对不起我大二那会跑到图书馆楼下给我放了两大箱烟花,崩得门口看门的老头脱了鞋就在后面追你,还是对不起我大三下堵在抄我学术论文还发表了那同学门口堵了三天三夜差点把人生吞活剥了啊?”邕圣祐手心顺顺姜丹尼尔撇开染料长出的黑色发旋。

“就...觉得我特别没用啊。让你受委屈。说好我养你的。”姜丹尼尔闷在桌上,声音听起来更加可怜兮兮。

“我也没说不让你养啊。我跟你说好啊,现在欠我的都是要还的。要加倍奉还听到没!”邕圣祐指尖抚上少年人的后颈,夏日的降温利器,比冰可乐罐触感好得多。

“我饿了。”姜丹尼尔探出头,抱歉地抹了抹脸,肚子还大声地咕咕了两声。

“我们吃饭去吧。”邕圣祐拽了一下姜丹尼尔裤子因为坐着皱起来的兜。


  吃的学校后街他俩常去的那家烧烤,邕圣祐胃口不大好,点了碗鱼片滚粥,姜丹尼尔拿过碗,在对面鼓着腮帮子帮他吹凉。吹了一会儿,邕圣祐接过去,劣质的木筷子摇摇晃晃地在粥里挑葱花出来丢到一边。

  姜丹尼尔看着他手上动作,心里暗自下了决定,这周双休就趁毕业典礼跟家里服软,工作机会重要,金山银山都得赚,邕邕他也不能抛。大不了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姜家没他还真绝后了。

  邕圣祐捻完葱花,抿了一口粥,姜丹尼尔吃肉串吃得满嘴油光,眼见着刚才的烦闷一扫而光。再熬半年就能转正了,邕圣祐拨了粥面上一点汤,还打着小算盘,到时候又有了寒暑假还可以跟这小孩出去玩。

  东京他也想去,曼谷他也跟我提过,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他得不得空了。吃粥的吃粥,吃肉的吃肉。心事不大相同,然都相似的,舍得为对方拔掉满身刺般的温柔。




  我不怕苦,不怕跌份,不怕等,反正这些享受我们都曾经拥有,总有一天还会再有。唯独害怕,现实激流,我把你弄丢。







#6仔来啦:

1.就dbq大家太短了我知道。实在没时间,挤了点边边角角出来把这个故事写完了。初衷是莫名想写一个两人不那么耀眼,算不上天选之子,只是最简单的普通人,被现实打磨但是仍能为彼此保留棱角的故事。标题是想对账开篇那句丢学士帽的话,三二一是在倒数最后的大学时光,一二三却预示着两人的同居校外生活才刚刚开始,倒数的是过去,开始的是未来。写挑葱这个细节不知道能不能感受到我想表达的意思,小邕老师即使生活很苦了,还是有不能放弃的标准和要求。蛋妮只想惯着,不想他的喜恶分明再有损耗,才有后面服软这一说。

2.下周有个考试可能更新会稍微慢一点,篇幅可能也只能趋向于即兴短打了,留言还是会好好地看的。爱你们每一个留言、红心点赞小蓝手的小可爱哟。

3.校园背景是前几天给朋友帮忙有感而发。大三了我也感觉到了点不自觉的萧索,但是希望不要给你们带来任何负能量。惆怅和迷茫是有的,希望和梦想也是要有的哟!

4.五月就来个美好的收尾吧,六月一定一定要对我们好一点。研究科学,仍任重而道远!祝您有个愉快的晚上^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