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邕』一点点加盟商第一次会议

#现实向背

#断断续续小日常

#即兴短打 前文请点 加盟邀请函



四季春茶去冰五分甜加珍波椰


“你在回仁川的路上哭了,怎么不给我打电话。”邕圣祐洗完澡才知道姜丹尼尔刚刚一直是在假寐。

  有些情绪哪怕是对最亲密的人也难以启齿。过了一定的年纪,就不再拥有能够分享一切的勇气。

“快睡吧。我没事。”邕圣祐手机咯噔一声,接上充电器。

  姜丹尼尔下铺上还红红的,有片微弱的光,蜘蛛侠的小夜灯固执地守护着这个晚上。邕圣祐爬上去的动作很轻,几乎没什么声响。

“独自躺在黑暗的房间里,为了不能去爱深爱之人的你。”邕圣祐听见姜丹尼尔沙哑的说话声,一骨碌起身坐起来,头差点撞到天花板。

  选哪句歌词不好,偏偏念惹他哭得最凶的这句。

“哥,也有想要藏起来但是藏不住的爱人吗?”姜丹尼尔不依不饶。

“没有的事,不是为这个哭的。你别担心了。”邕圣祐用尽了最后一丝演技。这夜晚也太过漫长,怎么还没过去。

“可我有。我要坦白。”姜丹尼尔任何时候都直进发球,毫不退让。

  邕圣祐觉得自己好可怜,委曲求全有什么好的,失恋也是被动失恋。一摸脸,水盈盈的,听到姜丹尼尔话的瞬间,泪腺不自主地开闸放水,一言不发地掉泪。蹭到被子上会不会少一点狼狈?至少他还没流鼻涕。

“是个开车回家办事的路上听治愈系的歌都会哭到不能自已的傻瓜。是个宁愿跟我保持安全距离也不向我靠近的狠毒的人。是我想爱又不敢爱,迟迟不问我拿爱的许可证的坏人。”姜丹尼尔语气很重,很是动气。

“那你愿意先朝他走过去吗?因为,他或许真的不知道你的心意。”邕圣祐边说边想完蛋了,两股清鼻涕也出来了。

  姜丹尼尔爬上梯子,许是爱情在撞心门,满室黑暗也像白昼亮起,满面悲泪也如喜极而泣。

“你睡过去一点,别再哭了。”糟糕糟糕,喜欢的人混乱中连一点鼻水也抹到。被他搂着还是那么挤,但也还不赖。

“什么时候知道的?”邕圣祐猛吸鼻子,嗓子眼都酸涩。

“你总是在我不在的时候哭,哭了又要用我床上的抽纸。”姜丹尼尔还在给邕圣祐揩泪,比给自己洗脸还仔细。

“呀!”邕圣祐张了张嘴,想咬住姜丹尼尔的手指。

“以后不用想那么多了。是我先想好要爱你,是我先抱你。你可以动心,我可以爱你。”手指摩挲嘴唇,一点生理盐水也不愿留下。

  偏僻郊区,离仁川好多公里。邕圣祐莫名生出种回到家的情绪。揽他在怀里这人,穿越过往岁月,抱住他每次孤身一人啜泣的身影,握了他冰冷的手在手心,哈上一口热气。

“这次演唱会试试抓染灰白色怎么样?”邕圣祐哭累了,困意袭来,姜丹尼尔还在问他问题。

“怎么了?我很少动头发颜色的。”姜丹尼尔捋了捋他额前软软的发,往后梳理。

“等不及了,想跟你一夜白头,交杯饮酒。”邕圣祐头靠在姜丹尼尔手臂上,重量很舒服。

“二十几岁的,还好忘年恋这口。”邕圣祐又要哭了,他也不想的,眼睛好痛。

“你快点变成老爷爷,别人就都不敢要你了。”姜丹尼尔好幼稚,染了发发根还不是会黑黑的。

“你要我就行。”邕圣祐真的好困,为了确定不是梦,嘬了一口姜丹尼尔才昏睡去。

  原来家不一定是某个具体的地标,是某种安心。



 柠檬梅子去冰三分甜加燕麦


“哥,你最近口味好像发生了很大变化啊。”姜丹尼尔喝了口汤,怀疑家里已经断盐了。

“养生懂吗?年纪大了,要吃清淡一点。”姜丹尼尔又吃了口菜,怀疑家里已经断糖了。

“请帮我搜索姜丹尼尔,邕圣祐出演的拜托冰箱。”姜丹尼尔一个箭步冲到电视前,对着声控说话。

“姜义建,菜都还没端完你看什么电视?”邕圣祐过了三十以后,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姜丹尼尔的母亲把他拉扯到这么大有多不容易。

  姜丹尼尔握着遥控器忙着快进和调大音量。

“我是初丁口味,喜欢甜的和咸的。”

“喜欢那种在口里迸开的廉价感。”

  这才是邕圣祐真正的口味。

  电视上正在播两人撞拳头的画面,姜丹尼尔被邕圣祐小小的手揪着耳朵拖到餐桌前。

“喏,这是盐这是糖,你随便加,随便吃,酱油要不要我去拿。以后生病难受死你。”家里盐罐和糖罐还满满的。

“我怕你吃的不开心嘛。你又瘦了。”姜丹尼尔哄起人来也像个小朋友,表情比被哄的人还要委屈上三分。

“晚上出去吃吧。订了餐厅。”邕圣祐动手解开围裙。

“喔喔喔!”姜丹尼尔眼里放光。

“中午就控制一下饮食摄入。”邕圣祐被他撅起的嘴打败。

“亲一下,饭也会变好吃吧。”姜丹尼尔嘴撅得更高了。

  邕圣祐凑过去蜻蜓点水。周六还长。



古早味红茶去冰五分甜加仙草


“哥,最近是不是很少画画了?”姜丹尼尔锁上手机,暗下去的是篇回忆组合时期的帖子。

“没有想画的人了。”邕圣祐赶着要出门,对着镜子在夹刘海。

“下周小头弟弟约了一起吃饭。”姜丹尼尔在给邕圣祐挑衬衫。

“是吗?群里发了吗?我怎么没看见?”邕圣祐左边一撮刘海夹得有些塌,又用梳子拨弄了两下。

“早上给我打的电话,你还在睡,没叫你。”姜丹尼尔挑出件宝石蓝的,递给邕圣祐。

“楼下的冲水马桶,你今天一定要叫人来修。不许找借口。”邕圣祐换了衬衫,靠近姜丹尼尔,说完浅浅碰了碰嘴唇,照例是分别之吻。

“合作品牌想让我出一个新系列的图案设计,但我手头上还有曲子要跟制作人交接。”姜丹尼尔扯正邕圣祐丝质的衣领,扣上顶上两颗扣子,喉结都锁在蓝莹莹的布料里头。

“那我代笔了,你不要后悔。”邕圣祐被捂得严实,说话呼吸都有些不畅。

“你先试试嘛,多久没画了都。”姜丹尼尔又摸上邕圣祐涨红的颈,不大甘心地解开一颗。

  姜丹尼尔手机打不通,邕圣祐刚到家,到处找人。姜丹尼尔戴着手套,头上还顶着个浴帽,护目镜也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的,口罩捂得严严实实,还穿着一件雨衣,眉头紧锁,如临大敌地在通厕所。

“尼憋若来,尼虾出气......”姜丹尼尔扎了个马步,对着邕圣祐胡乱挥着拔马桶的皮拔子赶人。

  邕圣祐撸起袖子,衬衫也没换,勾掉姜丹尼尔耳朵上的口罩,“干嘛呢你?打仗啊?”

“不是跟你说你让你别过来,你先出去。这里我来解决就好。”邕圣祐笑得腹痛,拍了拍姜丹尼尔十分惹眼的屁股蛋,溜了出去。

  最后到底是姜丹尼尔惨惨的声音又传出来,“邕邕,小邕老师,你能不能来帮一下我?”

  两人苦战近十分钟,终于疏通了厕所。

“哥,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姜丹尼尔憋得难受,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邕圣祐刚打算换下衬衫,发蒙地看着他,“你要干嘛?你身上有什么我没见过的吗?”

  姜丹尼尔把心一横,脱了裤子直接开始拯救自己。

  邕圣祐也不看他,换了衬衫在洗脸。

“尼尔,你的,那啥,味道真大。”邕圣祐用肥皂褪了手,用毛巾擦干净了准备迅速撤离生化武器制造现场。

“哥,”姜丹尼尔提起裤子,自动马桶冲过水后,声音都带着点哭腔,“好像又堵住了。”

  邕圣祐又捡起他那件几十万韩元的衬衫,披在睡衣外面朝马桶走去。

“哥,你都画好了吗?”姜丹尼尔好容易说服邕圣祐把在厕所发生的一切从记忆里删除,洗完澡才看见书桌上一沓画纸。

“嗯,你看看怎么样。”邕圣祐拿过毛巾,替姜丹尼尔擦起头毛来。

“这是什么啊?这又是什么啊?”姜丹尼尔感觉又要哭了。

“一只上了年纪的丑桃子在通厕所啊。旁边是一只善良美丽的海豹爸爸在帮他忙。”邕圣祐擦干了一半头发,转着姜丹尼尔的头,继续擦另一半。

“什么嘛。”姜丹尼尔装作哼切蹦,肩膀突然做作地一耸,差点拐到邕圣祐下巴。

“这是你,这是我啊。”邕圣祐把毛巾包在姜丹尼尔头上,俯身指着画。

“海豹爸爸身体有没有画上看起来这么软趴趴的要试了才知道!”姜丹尼尔猛地转过身,掀起邕圣祐的短袖,把头贴上他平坦的小腹。

“姜丹尼尔别舔我,好痒好痒,啊哈,哈,哈......”邕圣祐反正最终又会被摔进床。



葡萄柚绿去冰七分甜加椰果


  七八月光景正好。

  邕圣祐难得清闲,姜丹尼尔马上向公司告了假,飞到世界某个小角落消暑度假。

  小镇上大多用现金交易,两人钱包里装的卡都派不上用场,只能去城里取钱。花上衣牛仔短裤,踩一双拖鞋,两人除了墨镜,浑身上下打扮都像是镜面,姜丹尼尔还背了个空空的包,因为邕圣祐打算买点水果和菜。

  互相拉着手。说不上谁先牵的,反正谁都没有甩开,只是握得更紧。短裤够短,衬衫够薄,微风够凉爽,多一个人的温度,根本不会觉得热。何况路人都吝啬多看他们一眼,大可以自由自在,快活逍遥地去分享爱,展示爱。

  邕圣祐进一家门口趴了只小猫的店里挑了几个黄澄澄的芒果,菜还是要去超市买,顺便买点调料,他对笑得都看不见路的姜丹尼尔说。

  正好前面有银行,旁边是家连锁的大卖场。姜丹尼尔把他手牵得更紧,推门都不放开。结完账了,有友善笑着的老奶奶跟他们打招呼。邕圣祐刚想说句祝您健康,姜丹尼尔就傻里傻气的冲在他前面,来了句我们是一对儿。奶奶笑意更甚,邕圣祐只想从姜丹尼尔包里拿出包软糖,塞他个满嘴。

  准备下扶手电梯出去,姜丹尼尔一把把邕圣祐拦腰抱起来,踏上电梯。邕圣祐又惊又羞,又动弹不得,压低了声音同他讲话。

“你注意看,马上还有一层。指示牌上写了,翻译过来是宠物必须抱着。”姜丹尼尔抱得很稳,一点不颠簸。

  邕圣祐脸一红,也不挣扎。

  偷得浮生闲日几何,豢养一只猫。

  从朝露到夕阳,都要作伴。从腿间到怀抱,都要顾到。

 


养乐多去冰七分甜加红豆


  很少一起去美容室了。虽然一直是同一家。

  今天邕圣祐上午的行程改到了下午,白白害他清早起来还蹭了姜丹尼尔的车。姜丹尼尔是中午的拍摄,妆发都完成了,邕圣祐还窝在角落里垂着头补觉。

  工作人员想过来叫醒他,开始化妆,都被姜丹尼尔比着嘘声制止。守护神一般,隔两个座椅,偏着头凝神望着他沉沉睡颜。

  路上移动时间不够,工作人员再不忍心也得负责。好说歹说让姜丹尼尔叫醒邕圣祐,画到一半,邕圣祐实在困得厉害,又仰躺着闭上眼睛。姜丹尼尔滑了个凳子过去,从侧面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头,方便化妆师画。邕圣祐快画完了,姜丹尼尔也该去拍摄现场了。邕圣祐被他一松手放开脑袋,才如梦初醒,嘴里还念叨小心、晚上结束了赶紧回家,聚餐别喝太多酒之类的注意事项,嘴上就被姜丹尼尔紧紧贴住,好一会儿才放开。

“好了,走了。咬唇妆化完了。”姜丹尼尔伸出舌头舔了舔沾了邕圣祐口红的嘴角。

  唇刷不好用的,叠涂太复杂,手指和棉签不方便晕染的。

  最好看的咬唇妆都是被咬出来的。


 





















#6仔来啦:

1.第一首歌的梗是邕邕团综里说回仁川路上听哭了的歌。Roy Kim的Home。我听的时候也默默流泪了,希望有朝一日忘拿包对他来说能成为家一样的存在吧。去爱想爱之人也是可以的。

2.一点点快点联系偶给偶打钱。快。给偶免费的点单券也可以。这个系列还会慢慢继续的。偶,被科学群仙女们说,有点逆15了。偶???宣布下一篇讲意见就要变身霸道总裁了。【开玩笑 偶只是喜欢日常向温柔一点啦!

3.明天就回归啦,十分开心,非常满意。

4.各位下午好,过个快乐的六月吧。

评论(52)

热度(223)

  1. 这是一个只为丹邕的号LassoTheMo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