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邕』一点点加盟商团结大会

#现实向背

#日常生活碎片

#即兴短打 本系列前文请点 加盟邀请函 和 加盟首次会议

#贺莱特红衣打歌服!



四季春玛奇朵三分甜加珍珠


“哎哟,好累啊。”邕圣祐伸着懒腰,姜丹尼尔从后面扶住他看似摇摇欲坠的身体,只是勾着肩膀,并没有上升到拥抱。

“你要先去卸妆吗?”邕圣祐软在沙发上,闭着眼对姜丹尼尔指指被弟弟们抢占过后,所剩无几的座位。

“一起吧。”姜丹尼尔把玩着邕圣祐腰上皮质的绑带,轻轻往下拉拽。

  野猫是没有链条可以牵的。

  被驯服的猫可不尽然。

  邕圣祐没有说话,强撑着站起来,一半靠意志力,一半靠姜丹尼尔手上使力。

  多亏了手脚麻利的两位弟弟,空出两个位置来,邕圣祐刚准备抬手拿卸妆水,发现旁边的棉片已经见底,温婉地出声叫了工作人员。

“不用了,我这还有。我给圣祐哥就行。”姜丹尼尔哥那个字眼咬地很重,好像是纯心要拿邕圣祐打趣。

  邕圣祐还在等姜丹尼尔递化妆棉到他手里,手掌平铺开来,摆在梳妆台的桌面上。

  姜丹尼尔已经悄悄坐上桌台,正对着邕圣祐的脸,手里握着湿湿的棉片抚上邕圣祐的额头。

  触感有些冰凉,邕圣祐一下就睁开了半闭着的眼,眼里映着全是姜丹尼尔卸了半边妆的样子。一只眼睛还缀着眼线,眼尾上挑,下眼睑细细的闪片每眨一下眼,都跟着眼波里的微光闪耀。另一只眼又干净又澄澈,许是卸的动作太急躁,眼下还有点黑黑的痕迹,白的肌底上看得明显。

“你,会卸吗,自己都还没卸干净。”邕圣祐想吻他的小狗有点脏兮兮的那只眼,身后人好多,努力在忍。

“会!我之前都学会了,卸得可好了。”姜丹尼尔换了一片棉片,摩挲着邕圣祐棱角鲜明的一对眉。

  今天下班的预览照要是能看,真的就是,我颜值在撑了。邕圣祐往下低了低头,方便姜丹尼尔在他脸上玩乐。

“你闭一下眼睛。”姜丹尼尔吐字的气息都吹在邕圣祐鼻尖和双颊,不用想也知道,比从未尝试过的宿醉妆连绵相接的腮红和眼影还要有效,邕圣祐绝对面色潮红,鼻尖也是粉的、红的羞涩。

“轻一点,轻一点。”邕圣祐睫毛都快长进眼下,紧紧闭着眼,生日许愿也不过如此虔诚。

  姜丹尼尔换了棉签在眼皮上来回淡淡地划,不疼,就是有点儿痒。

“哈啊,阿啾,阿——啾......”邕圣祐身体比嘴还娇嗔,经不起挠,自动发射奶味的喷嚏。

“啵,啵,啵。”姜丹尼尔早就想身体力行,再也不想故作端正。响亮地碰了三下邕圣祐一张一翕的嘴唇,治疗喷嚏。

  邕圣祐打完喷嚏坐正了,眼风对着姜丹尼尔颜色斑驳的嘴唇,还有艳红的色素卡在上下唇中间,陷在唇纹的褶皱里,很好吃的样子。姜丹尼尔的手还在他脸上忙碌,新的棉片在忙着勾勒邕圣祐鼻子的轮廓,滑滑梯一样,从上到下,带走米色的粉痕。

“如果你嘴上没有口红了,我就吻你。”姜丹尼尔正转身拿一片新的棉片,邕圣祐把凳子往他张开的腿间移,两双腿隔了个角度,姜丹尼尔的大腿根,夹在他的黑色西裤外面。

“但我想,你可能也会想尝尝。”姜丹尼尔露出两颗上门牙,带点狠劲刮过下嘴唇,嘴皮都翻起来,雪白的牙间蹭下一点胭红的色。

  姜丹尼尔大手一把抓住邕圣祐被发胶堆得老高的发型,以一个不太舒服的姿势进行,两人都觉得很舒服的事。猫软和又温暖潮湿的小舌伸过去,舔舐对方的唇。想必是要比任何卸妆产品好用多了。

  当天粉丝后记:“今天,松雾哥哥的美貌也一刻不停歇地在努力工作着呢!就是下班的时候,嘴唇好像有点肿,不知道是不是化妆品过敏了,心疼呜呜。”

  忘了是谁说的,姜丹尼尔抿着嘴,歪头看着陷入昏睡的邕圣祐,爱是最好的化妆品。怪不得邕圣祐不带妆,素净的样子更好看。动情时分人都在汗里淌湿,纯良的表情更袭人。姜丹尼尔拿拳头撑住脸颊上的桃肉块,卖力地瞄着邕圣祐,睡也不肯睡。

  到了宿舍,放下手想握住邕圣祐的指尖,车内灯随着打开车门骤然亮起,打在扣在外面的手面上。嘿嘿嘿,姜丹尼尔心里种的小花都开放了,原来,他这半面妆,除了唇,还一点没卸,手一撑,黏黏的,都是粉痕。




养乐多绿去冰五分甜加椰果


  邕圣祐人生第一大事是睡饱觉。

  姜丹尼尔人生第一大事是吃饱饭。

  遇到彼此以后,对方的名字也曾经在榜单上超过睡眠或是饱腹感成为过零顺位和无条件,但是,姜丹尼尔如是说,“吃不饱饭还有生存意义是因为可以吃邕圣祐呀!邕圣祐也很好吃的!”而邕圣祐说的也很有道理,“反正满足姜丹尼尔一点点,我能更好地睡觉,因为累。”

  天造地设,月老追在他们后面得在两人腕上系比地球直径还粗的红线,丘比特的弓还没拉开地球上剩下全部人类所需要的所有箭头都飞也似地扎到他俩身上,传说中招桃花的粉色水晶珠子都破碎,串起来的都断裂,还未被开采的大块都跌落地心,春天见了他们俩都要捂着面奔逃,花粉症和花蕊还有挥着翅膀的蝴蝶都感到惭愧。

  这一切,总是被,半夜会感到饥饿,需要宵夜安抚胃袋的姜丹尼尔,打破。

  邕圣祐渴睡,没有行程首先睡觉,睡饱再说吃什么,怎么吃。姜丹尼尔渴睡邕圣祐,没有行程先睡邕圣祐,睡完还得再玩会儿邕圣祐,瞅着被窝里的邕圣祐再感叹会儿,再刷一会儿邕圣祐的饭拍和黑历史,还没来得及困,就饿了。

“邕邕邕圣祐!哥!圣祐xi!我的小宝贝!”邕圣祐十分希望自己能在姜丹尼尔说出我的小甜心之前找到床边的一只拖鞋,然后啪叽啪叽地甩在这人肩膀上。脸太珍贵了,还涉及到他下半生的快乐源泉,暂时需要保护。

“你这人怎么这么贪心啊,呼啊——”邕圣祐腰也痛头也痛,哈欠开一个出来,眼角都是单薄的初夏露水,“折腾我,还要我陪吃宵夜。”

“我不想一个人吃饭嘛!”姜丹尼尔刚才啃他的动作才没有这么无辜,这么心酸得像被遗弃的小狗。

“罚你吃我昨天吃剩的猪蹄。”邕圣祐抹了一把眼,揩干困意,胳膊肘抵着姜丹尼尔的,从床上坐起来。

“那我先去热?”姜丹尼尔精神更好了,连比了一套新开发的八个爱心系列,最后眼睛上扯下来的马卡龙直接喂到邕圣祐嘴边,强迫邕圣祐奖励性地吻吻他的指尖。

“行嘛。我先去洗一洗。”邕圣祐在床上胡乱摸着裤子。

  姜丹尼尔夹着画着芝士鼠的小被子,生菜包锅包肉一样,胳肢窝底下夹着一个小腿全在外面的邕圣祐去浴室。

“你是饿疯了吗!浴室也没有我的裤子啊。”邕圣祐怕掉下来,手臂还牢牢捞着姜丹尼尔的两块胸肌加一溜背肌。

“弟弟们都睡了。你可以不穿的,陪我吃个宵夜而已。”姜丹尼尔说得一本正经,毫不勉强。

  邕圣祐突然很希望自己只是在做梦,其实他应该是在床上补觉才对。不过,有人打洗澡的泡泡也不错,吃剩的猪蹄应该还算好吃。没办法睡觉的时间里,都有姜丹尼尔,也很不错。



葡萄柚绿去冰七分甜加椰果


“邕圣祐!邕圣祐!邕圣祐!”姜丹尼尔仿佛在电话那头踮着脚在床垫上跳来跳去,邕圣祐以为他出了什么要紧事,声音这么着急。

“怎么了,你说,我在听。”邕圣祐进了片场厕所隔间,做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你你你,有没有什么东西没带?”姜丹尼尔听起来还是很急,邕圣祐开始回忆上周到底是鲁尼皮特去打了疫苗还是姜丹尼尔被注射了一针。

  今天才是开工第二天呢。他不过才一天没回家睡而已。

“没有啊,没什么缺的。再说了,这边什么都有,差什么让助理去买就好了。”邕圣祐纳闷,这次拍戏连国都没出,不过是在地方的一个海岛上扎一个多月,往返船只很多,下戏了就能回去,一切都挺好。

“给你一分钟时间再想想!”姜丹尼尔语气很严肃,听得邕圣祐也警觉起来了。

“我想想,家里,唔,输密码的,不用带钥匙。我们俩公司的门禁卡?我都带了呀。身份证?不对,护照我都带了,放在一起呢。戒指?戒指我带了啊,在我钱包暗袋里......”姜丹尼尔认为任由邕圣祐这个处女座回忆下去,他俩都要被骂耍大牌继而失业了。

“我今天在书桌上看到你跟剧组签的片约合同,上面不是说要带齐生活必需品吗!”姜丹尼尔气势汹汹地打断他的回忆,假意质问他。

“对啊,我住剧组的旅行箱打包都没怎么变过啊。都是那些东西啊,都没少过。你是在家发现什么落下了吗?”邕圣祐答得很认真,姜丹尼尔都快憋不住了,几乎要背气儿了。

“邕圣祐的人生里,最重要的生活必需品,难道不应该是我吗。”姜丹尼尔说得很快,因为害怕邕圣祐怒挂电话。

“也是。”邕圣祐低低应了一句。

  姜丹尼尔喜上添惊,坐着云霄飞车蹦上天际。

“是你的钱,你的好名气,还有你马上要来做的咖啡车和食物应援。记得叫记者,全程写报导,宣传一下我们这个小成本低制作文艺电影。”邕圣祐到底还是邕圣祐,哪会没脾气。

“那你是希望我来的?”姜丹尼尔真逗,真的开始思考咖啡车和食物应援事宜。

“新换的房车加了一个床位。本来是用来放我囤的生活必需品的,泡面什么的。”邕圣祐答得漫不经心。

“那我这边结束就去。占你的床位,我是必需品啊!”姜丹尼尔往后面打着括号写着选择性前往的行程表上画了两个大红叉。

  邕圣祐从第二天拍戏开始,休息间隙里,老是问助理下一班船什么时候再来。

“就来了,就来了。”小助理拿着小电扇,对着他侧脸吹干汗,顺着他眼的方向看过去,风平浪静,适合出海,适合船靠岸。

 


8冰绿去冰五分甜加椰果


  邕圣祐是不大想回母校的。

  哪怕是在放年假,学校里都没什么人。

  又不是作为光荣校友载入史册的大学,是数学考了23分的初中啊。

  姜丹尼尔却比他要兴奋得多,前一晚在邕圣祐仁川家里都激动得睡不着觉。邕圣祐数到第十二次,姜丹尼尔还在身侧床板上拼命翻身打滚,以前的床,年轮都嘎吱嘎吱作响。

“过来,搂着我。睡觉。”邕圣祐本来嫌热,这间房暖气换新了,可姜丹尼尔实在多动,定住他只有这一个办法。

“那我过来啦。”似乎姜丹尼尔是一只又高又壮的大只萨摩耶,在用淌满涎水的红舌头舔他的脸。

“只是回我学校看看,你怎么这么开心啊?”邕圣祐听见窗外有烟火冲天,又迸裂四散的庆典声音。

“明天你就知道了。”姜丹尼尔把邕圣祐的头揽得更紧,他有力蓬勃的心跳声盖过外面的热闹,填满房间每一处安静。

  两人找了间空教室,学生们走得很急,有的桌上书本都还没合上,地上还有未喝完的汽水瓶。

“你上学一般坐在哪里啊?”姜丹尼尔捅捅翻看着讲台里作文本,下蹲着的邕圣祐的肩膀。

“大概是倒数三四排吧,角落里。老师都喜欢先看到聪明的小孩。”邕圣祐还在看作文本,满满都是少年少女的心事。

“那我们也去坐那里吧。”姜丹尼尔帮他抱起全部的作文本,往桌面还算干净的一桌走去。

  邕圣祐继续在难得的冬日暖阳下翻看青春的笔迹。

  姜丹尼尔没有吵他,只是出神地看着他。阳光给他的爱人镀了一层十五岁的金边,年轻得耀眼。

“邕圣祐。”姜丹尼尔没忍住,想说话了。

“嗯?”邕圣祐抚平本子上折进去的边边角角,按原本的学号顺序放好。

“就想见见那时候的你。想跟你在课桌底下偷偷牵着手,想展开你揉皱的23分的考卷,边往上面写正确答案边安慰你,想阻止你每次想不起课文或者单词锤脑袋的动作,想告诉你,你能做得好的还有很多,人生不是只有这里而已。想跟你一起做很多只有学生时代才能做的事,想用汽水盖蹦你脑门。想吃你妈妈做的便当。想跟你一起回家写作业去。”姜丹尼尔对着三十出头的邕圣祐讲他十五岁时,本该听到却没能听到的话。

“你那时候,还是一个,釜山小胖子呢。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喜欢你,跟你一起玩。”金闪闪的一滴,滑下来,如阳光下漂浮的蒲公英。

“也是哦。哈哈哈哈哈哈。是有点不自量力。”姜丹尼尔用手掌接住跳伞的蒲公英小兵,防止他去祸害学弟或者学妹的作文本。

“改天请你的班主任吃饭吧。还叫你义建的,那位老师。”两桌课桌并排在一起,两只手,偷偷摸摸,撇开几多过往岁月蹉跎,在紧握。

 






#6来啦:

1.算是没有食言,下次我们开别的店。

2.最近跟小可爱有了更近一步的交流,感叹一下,你们都是小天使,都是推着我成长的老师!以及真滴不用叫我老师啦,我真的还算不上老师,叫66或者6仔就好了。懒得换键盘的叫捞月或者陆陆也行~

3.呜呜呜我也很喜欢我开的店,有点不舍了。

4.大致看了一下大家的点梗,你们的脑洞好厉害喔,我,默默思考,但,616贺文一定要写的!还有什么想说的想点的请点击提问箱!每一个评论和红心我都很感恩,再次谢谢大噶。提问箱那条有更新!

5.下午好,晚上好,早上也好。

评论(34)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