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邕』恋如雨止

#ooc预警

#数学老师x体育老师 感谢点梗的小可爱

#即兴短打 后续点这儿 爱似艳阳





  图书馆预览室这个时间,一般不会有人。

  邕圣祐抱着本厚厚的小说,下巴搁在黄又脆的旧书页上,半边脸都是铅字印子。

  刚读到苔丝被安吉尔邀请一起跳一支舞,他就睡着了。

  黄昏握着夜晚的手,把亮的光线交托。他上半身和板凳都融在橙到极点,马上就要转为黑夜的太阳的注视里。

  有个身影从后面小心地接近,他的影子一点一点,一步一步,把邕圣祐罩在里面,再也没有一丝留给光的缝隙。

  两片柔软的嘴唇点点邕圣祐没被古老的情节宠爱的那半张脸,果冻一般,刚触到他颊上的绒毛,就飞速地弹开。

  脸颊小偷捻起书页上掉的两根邕圣祐的睫毛,稳稳合在手心,指尖点在极小的纤维上,确保不会因为离去的脚步过快而掉落。

  嘎吱,嘎吱,他不算轻地扣上阅览室有些年头的后门。

  邕圣祐登时便醒了,痛苦地把酥酥麻麻的半边颊从贴得紧紧的书页上解放,扑扑拍了两下书页,合上大部头,匆忙离开。

  吻的主人在图书馆一侧的阶梯暗角处看着邕圣祐从大门冲出来,跑得袖口和后背衬衫都被晚风吹得满满鼓起,风喂了他快二十斤肉,余味尚存的嘴角,露出个比日出还要灿烂的笑容。




“去找你们邕老师要课,你们班这次考得太差了,试卷两节课讲不完的。”姜丹尼尔把联考的数学答题卡甩到课代表怀里,表情比上次全校教职工运动会跳高输给政治老师河成云还臭。

“邕老师,那个,嗯...就是...怎么说呢...我们姜老师,就是...”冤大头数学课代表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试卷从一沓分数触目惊心的里面给找出来看一眼,就跑得直颠儿地,这学期第无数次赶来操场向邕老师求课了。

“唔,好的,知道了。”邕圣祐正在往嘴里丢切好的黄桃块,就他一个下午有课的还在。体育组本来人丁稀少,一到下午更是回家的回家,打麻将的打麻将,接孩子的接孩子。

“谢谢邕老师。”课代表是个慈眉善目的小姑娘,说完还呆呆地看着邕圣祐,喉咙不自觉地咽下一口口水。满室新鲜水果的清香,仿佛刚从树梢摘下来一样,邕圣祐每往嘴里塞一块,桃汁的馥郁和新鲜就迸得更开,真是招人。

“哎呀,我给忘了。你们这年纪正馋着呢,你再坐会儿,我再给你削一个。”邕圣祐嘴角还淌着点粉金粉金的水果汁液,急忙忙地站起身来,拖开地上放的一个大果箱。

  怪不得这么香气四溢,一个个略施粉黛的鹅黄面儿里的仙桃都压在泡沫纸底下,争先恐后,散发魅力。

  小姑娘开开心心吃到一半,预备铃穿过宽阔的操场,正中她耳际。“糟了,邕老师,谢谢你的黄桃,真好吃,”小小一只手背还揩着嘴角的痕迹,“我们姜老师让我提前发了答题卡,等他去来着。我我我,我先走了。”

  姜老师真是洪水猛兽,这么活泼可爱的一个孩子就因为这么点小事吓成这样,邕圣祐又惦记起姜丹尼尔那凶巴巴的样子来,弯腰抱起地上的纸盒,“本来就是从我这里抢的课,你慌什么,我跟你一起去,免得他老训你。本来就是学校给我发的跆拳道比赛的奖励,一起拿去分给你们五班的吃了算了。”

  课代表拿起一张带着邕老师香气的纸巾擦了擦手,又抹了抹脸,笑吟吟地跟在他后面,啃着剩下的小半个桃,就差踩着他高大伟岸的影子向班里走了。


“姜老师,麻烦出来一下。”邕圣祐把纸盒稳稳地递给小课代表,用指节敲了敲五班教室门。

“邕老师,有何贵干啊?”姜丹尼尔还戴着眼镜,镜片把他狡黠的眼神放得更大,看得人心里更清晰。

“我说你抢课就算了,这学期一共就十八周,你的数学课占了你们班十二节体育课,但是你能不能为孩子们考虑考虑,天天困在教室里做那些难得上天的题目,脸色都乌青泛白了。最后几周,期末我知道你们重点科目压力大,你也得让孩子们透透气啊。”邕圣祐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侧脸在教室里那群撑长了脖子拼命观望的长颈鹿和小天鹅眼里,简直帅呆了酷毙了,可以作为五班本年度最值得铭记的重要时刻前三了。


  毕竟,真的没有人,讲道理讲得过姜丹一,那啥,姜丹一老师。不求第二,只争第一,让学生们背后里给他取了这个别称。走廊里和教室背后捂着嘴,一仔,一哥,一总,其实也都是在说他。

“一仔,这次可栽了。松雾大帅哥可是会跆拳道的啊。呼呼,我打,我打。”一个男生拿没及格的数学答题卡捂住脸,对着同座兴奋地踢了一个他以为的李小龙腿。

“我看不尽然。邕圣祐再怎么有理,还不是把课让给姜丹了,老师都是沆瀣一气,抗议又怎么样,比不过行动诚实。”数学考了一百三十多的女学霸把订正完毕的答题卡往数学一直是弱势科目的邻桌上一拍,作为交换,拿过她的历史卷子细细地看。

“邕圣祐,你别觉得自己教体育的有多了不起,有多了解孩子们,论负责任,我想我这个教数学的比你责任更重。”姜丹尼尔不耐烦地摆摆手,拿下眼镜,从口袋里捞出了片眼镜布细细擦拭起来,两只眼睛完全看也不看脸涨得通红的邕圣祐。

“行,算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啊,赶紧抓紧时间上你的课吧你。”邕圣祐还抬手推了一把,姜丹尼尔没有准备,肩膀角都捅到门板玻璃小窗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人怎么连生气都这么可爱,嘴巴撅起来,腮帮子好像都涨满了火气,活像只被我抢了冬眠果实的小松鼠。姜丹尼尔又想到邕圣祐,板书的粉笔又划断一根,多余的一截直挺挺地借力向粉笔槽自杀性下坠。

  邕圣祐那么白,那么瘦弱一个人,天天拉着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跑步,做操,学跆拳道像什么话。四月开始,太阳就很毒了,难道小邕老师脖子还想再跟去年拉练新生一样再脱一层皮?

  姜丹尼尔立体几何的样图画完了,冷酷地朝着最后一排睡觉的那位头上,扔了手里剩的另外半截粉笔头。“给我站着,不然以后每天下午都去操场跑五十圈,醒醒你睡不完的懒觉。”


  邕圣祐气急败坏地收了东西,咣咣砸了两道办公室的门,想着给音乐组的金在奂打个电话狂骂一通,再谢谢他帮忙领了水果,又忌讳起他跟姜丹尼尔还是发小,又把手机放进兜里收好。推着自行车滑出去,看到校工站在梯子上,正在拉大红的横幅,凑过去一瞧,原来又是一年的优秀省课评比大赛了。

  邕圣祐又跺跺脚,踩上脚踏板,努力把关于一见钟情的回忆甩到脑后,嫩黄色的自行车在车流中灵活地穿梭,似乎想跟风比速度。




  一年多以前,邕圣祐刚入校。

  白白净净,身子骨看着羸弱。其实吧,虽然小病小痛难免,但自从他误打误撞读了体校,本着强身健体,保家卫国的光荣使命,邕圣祐有了一技之长。好歹大学毕业跆拳道也拿了几个全国冠军,学校一看人长得清秀,说话不紧不慢,履历还这么优秀,正好招进来改善一下体育组工作环境。

  开学还没几天,他还没拿到正式的课表,被同组的前辈带来带去,等着正式上班的通知下来。坐在办公室,听见有学生敲门,说省课评比观众席老师坐得不够,上镜不够好看,催着体育组再排两个老师过去充数。邕圣祐当然义不容辞就赶去,往最后一排坐。

  讲课的老师也很年轻,看起来跟邕圣祐差不多年纪,举手投足已经很有架势,黑发一丝不苟地梳了个背头,背着手站在讲台一侧,黑色西装里一件纯白衬衫,从表情到打扮,都怪成熟稳重的。

  真正让邕圣祐从膝盖上放着的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来的,不是他的气质。

  是他的课。忘了说,邕圣祐就是因为数学太差所以没能有机会读正常的大学。即使很努力地去学,去试着理解,他还是没办法跟旁人一样,把试卷上的空白用详细的计算和解题步骤填满。

  但是这个老师,邕圣祐努力坐直了身板,屁股还往上抬了好几厘米,才看清前面几排老师手里教案上写的,曲线的切线,主讲姜丹尼尔,几个字。这个老师真的不一样啊,连我这种数学白痴都瞬间有豁然开朗的快感,那么聪明的孩子们该有多庆幸遇到这样的老师啊。

  节奏顺畅,讲解清晰有条理,还不乏逗得满堂孩子哈哈大笑的小段子,邕圣祐只坐了四十分钟,却好像把整个因为数学而痛苦的学生生涯重来了一遍。过往的回忆晦涩,被通透而又富有逻辑的记忆重新覆盖,让邕圣祐不由得开始怀疑,如果早点拜师于这位姜老师,他是不是连跆拳道训练带来的满身淤青都可以完全避免,开展另一种人生?

  什么嘛,邕圣祐打断回忆,又念起姜丹尼尔凶神恶煞的做派来,觉得初印象什么的,完全就是诈骗。还是当着几百个老师面的那种,偷心诈骗。


  把自行车停在院子里,邕圣祐拿上车篓子里最后多的两个黄桃,从运动裤兜里掏出钥匙,噔噔噔踩上楼去。煮完泡面,用手套包着,拿起小锅,放在桌垫上。呲啦,呲啦,邕圣祐撕开两片芝士,筷子搅动的同时,找着他三分钟前卧下去的那个鸡蛋。拉开啤酒罐的圆环,抿了一口边缘涌上来的白色泡沫,邕圣祐埋下头到锅里,喂了自己一口热乎乎的面汤。

  邕圣祐开始扯着嗓子高唱悲伤姻缘,刷着碗筷,窗外猛地落下雨来。这种天气,该把那双高帮的旧球鞋拿出来折旧了,不然明天完全没办法去学校上班,邕圣祐瞥了眼窗外,雨水充裕,玻璃上流淌个不停。

  诶,明天好像是周六了?希望周一放晴啊,不然办公室后面养的绿植都要涝死了,怪我没有及时看天气把它们抱进来。不知道明天学校有没有人可以帮帮忙?

  邕圣祐用抹布一个个小心地把碗擦干净,锅也放回原位。

  今明天两天应该很适合睡觉,邕圣祐又听到隐隐的雷声,在心里好好打算着。

 

“黄桃拿过去了。记得请我吃牛肉。最贵的那种。”姜丹尼尔还在教室里,看着留堂的学生补作业,办公桌上的手机亮起,推送着署名为金扒皮的一条消息。


“我说,这个题目,我讲了八百遍了,你还不会!”姜丹尼尔抄起本练习册,卷成一卷,作势就要敲学生的脑袋。

“姜老师,啊,我错了,别打我,呜呜呜。”学生慌忙往旁边的空位置躲闪,差点摔个大跟头。

  姜丹尼尔又担心起来,眼见着就快要伸手去扶。

  他们面前,教室的大窗户没关,雨点和疾速的风一齐忽地打过来,窗帘的裙摆得意地里外飞扬。

“老师,下雨了。”学生坐正了,颤颤巍巍地抵在课桌上,盯着姜丹尼尔看。

“我知道。今天,就我送你回去吧。雨太大了。”姜丹尼尔伸出手,拍了拍学生的小指。

  只是明天想叫邕圣祐出来约会可能就泡汤了。

  学生站在办公室门口,等着姜一总收拾东西,正撞见他对着个手机界面笑得肌肉麻痹,暗自下定决心,今天他也要成为石宛高坊间八卦的独家来源。

  雨还是在下,姜丹尼尔车的雨刮还在孜孜不倦地摆动双臂。

  单恋就要如雨止。再等等吧。相爱又想爱的人们啊。

 














#考试周的6:

1.感谢小可爱点梗,怎么想怎么有意思,双向暗恋我的最爱。校园写起来好开心啊,想到很多以前的事。

2.你们猜恋如雨止对应的标题是什么?猜中可以获得偶念的情诗一首【究竟谁要听你念情诗啦?拜托!开头看的书是德伯家的苔丝。那个情节也是一见钟情的意思啦。

3.考试周要持续几周,616贺文会保障的,这个也会写完,能不能日更真的不知道,我努力努力。这里应该是释放压力的仙境,如果觉得很累的话我就不写了,你们看着也不会开心的。

4.提问箱持续开放 探月银行提问箱 想说点什么都可以!更新的我放在回答那条里面了!爱你们(●´З`●)!

5.晚上好。


评论(46)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