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邕』爱似艳阳

#ooc预警

#数学老师x体育老师 再次感谢点梗的小可爱

#即兴短打 前文点这儿 恋如雨止





“邕先生,你多吃点呀。”相亲的女伴小口地吃着邕圣祐给她切好的牛排。

  邕圣祐看着她怕蹭掉口红,小心翼翼地往嘴里送的样子,心里不大太平。这样大雨的晚上,总不好向一个姑娘家摊牌说自己喜欢男生,他们没可能吧。

  邕圣祐从旋转餐厅顶楼望下去,唯一醒目的,只有车灯,艳红的橘黄的,都是霓虹的光点。酒店门口海军蓝制服的保安打着黑色的大伞,每来一辆,车灯一灭,就迎过去,接进来。

  其实,吃一顿是他小半个月的工资。他回过神来,手上转着高脚酒杯,相对无言竟是尴尬,心下抱歉起来,扯了个话题,“您对红酒有什么了解吗?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能随便喝喝。”

“我大致知道法国酒庄分......”女子竭力想掩饰惊讶,放下餐具,敢又不敢,怯怯地打量他。


“邕老师,邕老师,邕老师!”邕圣祐的姓氏极特殊,应该不会是有人认错。只是这么高档的餐厅,很少有人敢这样大声喧哗,每桌客人几乎都错愕之间,微小地偏头,想打量声音的来源。

“你们看,我说我有朋友在里面吧。放我进来有什么难的。”姜丹尼尔连衬衫都没穿,外面是件开口的绿色条纹的开衫,没扣扣子,露出里面红白相间的短袖。

  活像个市场上等待被顾客挑走的大西瓜,邕圣祐哪里见过他这个样子,在心里不知怎么地开心评价起来了。

“这位是?”轮到女子怔怔地发问了。

“我叫姜丹尼尔,是他学校的同事。”姜丹尼尔使了个眼色,抽服务费的跑腿就赶紧给他在邕圣祐旁边加了把凳子。

“真是好巧。”邕圣祐开始反省过去一周里他有没有主动去招惹这尊大佛了,一回忆,可不就是昨天吗,骂了人也撞了人,把人约的赔礼道歉的饭局也给推了。

“对了,刚才忘了说。也是这个家伙未来的男朋友。”姜丹尼尔拉开凳子,把一双穿着破洞牛仔裤的长腿叠到桌布之下。

“邕老师,你们吃什么呢,这家牛排不好吃的。服务员,过来加菜。”姜丹尼尔两句话损了一桌人,点牛排的邕圣祐想拉上他的嘴,吃牛排的小姐想倒掉这盘肉。

“嗯,这个温泉蛋,这个沙拉,对,这个做头盘,你们主菜有什么,煎三文鱼不行的,我想想...”姜丹尼尔熟练地摆弄着菜单,俨然是个常客。

“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雨又大了。”邕圣祐对着抠着指甲上水钻的姑娘来了一句。

“不用了。谢谢你的招待。”邕圣祐往后仰了仰身子,暗暗在等泼上他唯一这件贵得要死的衬衫上的红酒或是柠檬水。

  结果什么也没有,对方脸上开出朵见面一个多小时以来唯一真诚的笑容,邕圣祐这才觉得,她是个真实存在的人,不是不会讲话也不会动作的漂亮玩偶。“我有朋友在移民局工作的,以后想去结婚生小孩,别忘了找我。”

  邕圣祐想,国家真的应该把奇奇怪怪的漫画和小说全部禁掉,全面销毁,严令禁止!


  姜丹尼尔又晃着脑袋,坐到邕圣祐对面空出来的位置上了,邕圣祐旁边位置上还脱着他的西瓜皮外搭。

  邕圣祐早就饱了,拿他没办法,又不想在公共场合吵起来,瞪着他吃得好香。

  三个意式温泉蛋卧在一块木的砧板上,底下还垫着红黄切丝的甜椒条,绿油油的是牛油果片,蛋的形状都很好看,浑圆饱满,蛋汁稳稳地裹在里面,上面撒了一点茴香碎,一点胡椒粉,想也知道是格外鲜美又柔嫩的口感。

  姜丹尼尔直接拿勺子舀起一个来,门牙突然跳出来,在蛋被上咬开一个小口,顺着熟透的蛋清,往里吮吸流动的蛋黄。邕圣祐一手扶上额头,自觉心里满满就快要溢出的心事和秘密,都被他这动作抽干,含在他口腔里,随着他迷人的喉结耸动,变为他体内的血和骨髓,化为他的冷酷和严厉,催发他的脾气和隐藏很深的少年气。

“你——怎么——不吃——?”姜丹尼尔还在忙着往下咽,五彩的蔬菜和果片都搅在一起,势要与蛋黄共舞一般,一股脑都放在嘴里。

  邕圣祐没有回答。

  雨好像有转小的趋势,又好像没有,旋转餐厅已经转到酒店的另一侧,底下只有黑压压一片,和点点焦糖色的光。本是江景,因为天气实在不佳,只像城壕旁阻隔外界的护城河,水流汹涌,却凝滞在脚底。

  只是不想再跟喜欢的人吵架了,这么简单而已。

  哪怕他一概不知我的心事,偏要跟我争锋相对。

  邕圣祐翻来覆去扯了几下腿上垫的餐布,发现除了五班,除了各自的教学领域,他们还真的没有什么可聊的。


  姜丹尼尔点的主菜端上来了,连热气都不冒,缜密的牛排纹路还渗着点血迹,餐厅昏暗交织的罩灯一打光,把邕圣祐足足吓了一跳。

“你不是说这家牛排不好吃吗?”邕圣祐开始思考怎么跟姜丹尼尔提买单的事情了。可他是个数学老师,真不知道该怎么算。

“看你秀色可餐。直接拿生的给我,我也吃得下去。”姜丹尼尔刚对半切了一刀,手的虎口上沾了点溅起来的酱汁,抬嘴就抿了一口,舌头也伸出来,好不色气。

“我来吧。”邕圣祐忍着姜丹尼尔不知道谁教的邪门话,认为有必要关心一下五班在语文老师尹智圣的教学下有没有真学到实用的东西。

“帮我切了,就要喂我吃了。”邕圣祐一双软嫩嫩的细豆腐手在灯底下显得更加苍白,刚抬起姜丹尼尔那块铁板,闻言,又想重重地砸下去。

  修养和教养真的很重要。邕圣祐换了方法,把那块滴着血的牛肉拖到面前,一板一眼地切成小块。安慰着自己,这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次有机会帮喜欢的人做这种事情了。

“我要吃最中间那块,最红的那块。诶,蘸点酱,对,旁边那黑椒酱。”姜丹尼尔站起身来,半个人都快靠过来,啊着嘴让他喂。

  谁看谁都以为是在恋爱吧。

  邕圣祐喂了几块,实在心灰意懒,想招手让拿来单据,买单了直接冲进雨中。陪他在这儿吃这顿饭,就是个错误。跟外面下雨的天气一样,除了窝在被窝里,都是失了智。

“请去查会员号19961210放在这儿的半瓶红酒,查完了给我拿过来倒上。”姜丹尼尔先他一步开口,嘴里都没有咀嚼的东西,成心的。

“邕圣祐,刚才的建议怎么样?考虑一下?”服务生开了瓶塞,醒酒器里满上,葡萄珠光混着玻璃浅蓝,在贪婪地呼吸空气。

  邕圣祐去年这时候就打听到了姜丹尼尔是跳级的神童小孩,比自己还小上一岁。平日里老师老师地互相叫惯了,单叫名字也不喊哥,真是无理得很。

“姜丹尼尔,我比你大。你是不是应该——”邕圣祐闻到酒味分子在鼻前上蹿下跳了,这瓶是什么品种,真的要比刚才喝的那瓶好上几成一样。

“没事,我不嫌你大。你好好考虑一下,我条件挺不错的。”姜丹尼尔喝了一口,撇撇嘴,表情说着时间还没到,酒还没入味。

“我觉得不合适。”邕圣祐很烦他还能拿这种事打趣,学校里暗恋姜丹尼尔的女生都能从他体育组排到数学组门口去,他这人,是不是直男,还不其义自见。

“你喜欢我,这是事实吧?我喜欢你,很快你也会知道。我想我们很配。”姜丹尼尔往邕圣祐这边推了一茶碟干酪,配着红酒正在表情享受地小口咬。

  邕圣祐又开始反思,除了音乐组的金在奂,教务处的黄旼泫,教中文的外国小老师赖冠霖,还有可能知道又可能不大知道的历史老师朴志训,谁这么大嘴巴?喜欢?姜丹尼尔跟他说喜欢?可他对他的喜欢是一件多么让人充满勇气又反复泄气的事啊。

“邕圣祐别发呆了,再生吞干酪你就要噎死在我面前了。”旋转餐厅又转了小半圈,江景几近一半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居民住宅区,亮着灯的家家户户。

  邕圣祐转过去数大楼的楼层,越数眼前重影越重,重新从一层开始了好几遍,还是数不真切,因为雨和眼泪交织,模糊一片,看不清晰。


“对面小区有30层,中间有层是消防通道,用于疏散人群,不住人。”他们这桌靠窗,贴着弧形的落地窗。姜丹尼尔蹲身过来,抓了邕圣祐比雨还冰的一只手,一起猛地把膝盖磕在玻璃阶上,往外看。

“你上岗第一个月,学校给你发了个两只猫咪的钥匙扣,一只是黄色的猫,一只是杂色的。”邕圣祐膝盖有一点比赛后的旧伤,姜丹尼尔后背抵着餐桌,大手烫烫的,帮他熨疼。

“你带新生体能拉练,兔崽子们就在树荫底下喝水,吃你买的西瓜,你以身作则替他们罚了一下午站,脖子后面脱了两层皮。”邕圣祐听到这个,下意识向外缩了缩立在衬衫领里的后颈,皮肤都后怕。

  姜丹尼尔却把他搂得更紧,从肩膀到腰,都箍在怀里。邕圣祐的心,像颗卡在嗓子眼的跳跳糖,就快要蹦出来,淋上一场雨,才能冷静。

“你最喜欢吃夏初的黄桃,越新鲜越好,上次骑车回仁川拿了两盒,被回来路上的大雾呛得在家躺了一周。”邕圣祐再迟钝也该反应过来,金在奂哪有那么好,还主动帮他拿水果,还一个都没要就走了。

“你就去过一次省课评比,还喜欢上了那次主讲的老师,就是我。”姜丹尼尔说得好笃定,陈述跟切线证明所需公理语气一致。

“那你干嘛非要一直欺负我。我喜欢你,也不一定代表我会爱你。”邕圣祐想逞强,姜丹尼尔身上有雨的味道,泥土混着青草。

“邕圣祐,我们打个赌好不好。”姜丹尼尔对着满城烟雨雾,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什么啊?”邕圣祐头已经靠在姜丹尼尔肩窝上,比他想象中还要舒服一点。

“如果明天雨停了,我们就试试在一起。”邕圣祐听了只想给姜丹尼尔小腹扫上一脚。

  我只是假装在生气,在推脱,在考虑啊。

  我爱你啊,比上次特意花了半个小时骑车从家里赶去学校,专门为了跟你吵架,还爱你啊。

“好。一言为定。”两人身体关节折叠在一起,静静看雨,继续扮演整个餐厅高空上,最古灵精怪又最和睦的一对爱侣。

 

“喂?”邕圣祐晚上喝了足量的红酒睡得很沉,不敢看手机上各位参与八卦中心的男老师给他发的姜丹尼尔为邕圣祐做过的伟大事迹。

“下来。出太阳了。”像所有浪漫轻喜剧爱情电影开头,邕圣祐抱着睡得老高的鸡窝头尖叫着拉开窗帘往底下斜着眼瞟,姜丹尼尔穿了第一次见面穿的白色衬衫,挽高了袖子,手里一捧淡粉色包装纸裹着的花,早就料到一般,向他在的方向,来回左右地摇。

  脸也是烫的,脑子也是糨糊灌的,脚步也是踩在云层里的,阳光也是极艳丽的,但他的吻和他的拥抱,还要更让人发昏,还要更暖上一点。

  乌云为他躲起来,眼底为他亮起来。

  邕圣祐的夏日晴天不会终结,永没有句点。

  只有知情人士知道,邕老师让不让体育课的标准很简单,主要看他腰痛不痛啦。

  五班的孩子们,就真的抱歉啦。

 















#6在这儿呢:

1.你们以为我会写出大太阳出去约会是不是?想得美喂。不可以随便约会的!梗交代一下,瓜皮造型是去年唱夏天的故事那套衣服。其实埋了蛮多伏笔的,比如雨的味道,是想暗示姜老师是跑过去的。打听到了邕老师相亲地点,跑过去的。姜老师也住30层那栋楼。

2.我我我尽量多写了几个碗仔进去了,可惜没跟上次一样写完,呜呜呜没有刻意漏掉剩下几个小孩的意思啊,我是十一个孩子的野生母亲啊。

3.日更虽然更的少,但是加上复习,我真的,有一点点累了。不过,剩下的点梗什么的都有新灵感了,616一定要更。死磕在书桌前也要更。

4.提问箱新的问题的回答我已经更新在那条回答里啦!还有啥想问的也非常欢迎你们!图片再贴一张可能就贴不下了,我会贴在小号上,免得打扰大家看文,链接会贴在回答那条,直接点过去看就好了。

5.晚上好,我的黄桃放软了,可以吃了。

评论(35)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