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邕』大阪私奔/Osaka Runaway

#现实向背

#灵感来自昨天的直播 和姜丹妞直播时哼的 禹智皓前辈feat的Osaka歌词

#一点点奇妙元素

#瓜瓜冲啊!不能不写!给我留言收获爱情!








“哥,要和我一起走吗?”换成姜丹尼尔锁骨开在外面,咕咚咕咚来敲门。

“走去哪里?已经很晚了。”邕圣祐夏威夷海风套装上衣才只解开了一半扣子,房间里暗暗的,不是所有灯都亮着。

“游Osaka。”姜丹尼尔回答的语调缀着音符,是他一直哼着的歌。

“不能在房间里?”邕圣祐揉了会腰,又揩了一会困顿的眼角。

“不行,”姜丹尼尔俯身凑近他的素颜,肌底上的痣,淡淡泛红的颊,全靠在一起,“不是这个Osaka。”

  口腔里氧气都要抽干,舌苔上每个味蕾都尝到味道,恨不得牙关相撞,姜丹尼尔很少这样用劲地去吻他。

  邕圣祐不知是在拒绝还是在邀请,齿也去刮擦他的唇,力度由浅及深。

  下嘴唇还是被姜丹尼尔突出的两颗门牙咬破,本人还没尝到一点腥味,全被姜丹尼尔吮吸入口,大脑放弃运转,继续缺氧。

  姜丹尼尔放开他,嘴角还抿着,喉头还倒抽着,仿佛食髓知味。

“走啦,哥,我们到了。”邕圣祐瘫软在床角,吃不准他在说什么。

“你或许想换个短裤吗?”姜丹尼尔见他懵懵地没有动静,手从光裸的脚踝抓上去,就势就要顺着滑嫩的皮肤往上。

“我自己来。”邕圣祐一只脚抬上他不断向上的手,本意是扣住,未想高温与冰凉触碰,更显诱惑。

“今天赶时间,就先放过哥了。”姜丹尼尔把手抽出来,反倒还捏了一把邕圣祐皱起的脚心,猫的肉垫一样,也是软软柔柔的。

  邕圣祐换了一条宽松的长裤,上衣还是花里胡哨的,姜丹尼尔看着他从卫生间低着头走出来,痴痴地笑开了。

“哥是不是在想,怎么这么莫名其妙,什么都不做,也不让你睡觉。”邕圣祐抓了矮柜上的钱包放进裤兜里,嘴还瘪着,小小地点了一下头。

  姜丹尼尔把他放在裤袋里的那只手拐出来,有一些侵略性的用力,牢牢定在身侧,一根指一根指地埋进去,十指交叉,系上结。

“哥,素颜更容易脸红呢。”姜丹尼尔又把头凑近邕圣祐,没有对着耳际,而是对着邕圣祐绯红的一截脖颈吹气。

  邕圣祐一只手拔下房卡,放进裤兜。

  房门就那么宽,两个人并肩不好出去。

  邕圣祐浅浅地往回缩手,就几步路的距离,松开也不是不行。

  姜丹尼尔只觉得是被小猫的爪挠了两下手心,把他的手抓得更紧,还拿指尖去揉搓他瘦削的关节,另一只得空的手掌去轻轻拂邕圣祐的腰,脚撑住门的一角,让他先过。

  邕圣祐整个人已经踏出门去,手臂还有一截困在姜丹尼尔这里,他索性背抵着门,又把邕圣祐猛地拉回怀里,要吻不吻地用唇往邕圣祐眉心刷着小片的羽毛,“但是这样的话,”耳根到脖子后,眼角到颊上每一块白皙,全是爱的情潮翻涌,“看起来更好看呢。”

  邕圣祐微微抬起眼来,跌进他眼底一阵笑意又宠溺的海,装作醉倒,头脸都挂在他宽阔的肩膀一侧,贴着他外露的锁骨。

  还没走出房间,来到真正的Osaka,就已经被吃得差不多了。




  姜丹尼尔特意没走后门那条路,邕圣祐快下电梯才想起帽子口罩都没带,支支吾吾想问姜丹尼尔,交握的手还贴在他的腿根,姜丹尼尔硬要一起塞进他的长裤口袋里,一点动作都抵着他的感官,无限倍放大一样鲜明。

  大堂如他所料,都站满了人,旅客,职员,粉丝,但邕圣祐没有躲,反倒被姜丹尼尔安抚地再次摩挲了几下手背。

“尼尔?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他越惊慌姜丹尼尔越快乐,越觉得能被他放松依赖,

“我的超能力————静止时空,”姜丹尼尔拽着他往外走,酒店门口的门童一动不动,手上还拖着旅客的行李箱,“是不是很酷!”如果不是牵着他,姜丹尼尔早就在空中飞跃,做出一个蜘蛛侠的经典pose了。

“我...?”邕圣祐如果不是看见了门外整个冻结成一条凝滞的河流的车水马龙,也是绝不会相信他的话的,“那你靠什么?我是说,怎么,呃,启动它?你的超能力?”斑马线是红灯,他们站在马路中间,对面飞速驶来的车定在原地,不造成任何威胁。

“哥,记不记得,有一次我咬破了你的嘴皮,然后我们冷战了很久?”邕圣祐怎么会不记得,分明等一下要上台,姜丹尼尔狼性大发,狭小试衣间里,衔走一嘴他的几滴血液和唾沫。

“我们都以为我们吵了很久对不对?少说也有一个小时?”说来好笑,接吻只花六十秒不到,吻完嘴都是肿着的,却花上多上好几倍的时间来吵嘴,来冷眼相对。

“可我进去更衣室之前,到我们吵完出来,”邕圣祐脚上在跟着他走,扭头过去看每个被动被停止动作的路人的表情,很小的小孩吃着椰奶雪糕,奶糕本是马上就要顺着棍流下一珠雪白的泪,也定在角落,落不下来,“其实只过了半个小时。”

  姜丹尼尔贪玩,把那滴椰奶珍珠用指腹弹了一下,递给蹲下身看得入迷的邕圣祐,请他尝味道。

  邕圣祐还真舔了一大口他的中指,咸味显然要比一点甜更浓郁,姜丹尼尔又去伸手抚平他皱起的眉。

  邕圣祐对数字和时间一向没什么概念,听他说得头疼,继续观察露天蜡像馆一样的大阪街道。

“所以啊,”姜丹尼尔又把他的身体和心,还有散漫的注意力,往自己身上带回,紧扣的手终于从裤袋中解放,尽情感受外面的空气,“我发现,是我吻你太温柔了,见一点血的话,”姜丹尼尔又贴上去舔邕圣祐下唇上被他的兔牙凿出来的一点伤处,“我只要想,就能静止身边的一切。”

 



  他第一次发现,是因为吵架的时候太生气了,只想着要和邕圣祐在小房间里一直耗下去,别人都看不见,也听不见他们,就好了。

  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在谴责和耍赖皮中度过,真的没人来敲门,也没人来劝架。

  邕圣祐还在里面整理衣服,姜丹尼尔出来了,发现整个后台,风扇不转,空调也不吹,赖冠霖还托着腮在看手机,朴佑镇手上一截香肠还没给叹尼,叹尼也定在沙发上,发型师手上的吹风机还对着黄旼泫的后脑勺,只是没有吹出任何热气,金在奂口里的香蕉还没咽下去,就卡在嘴里。

  太可怜了,可真是,被香蕉噎住的感觉,姜丹尼尔暗暗心疼了一下同岁亲故,意下让一切重新转动起来。

  果然,汗珠重新打湿朴志训刘海下的额头,化妆棉重新敷上去给他擦干,尹智圣招牌声带模仿鸡也重新把后台填满,河成云看着镜中四处奔走的他又高分贝地开始嘎嘎大笑,李大辉的葡萄园头发继续脱色,裴珍映给颧骨补修容粉的手继而活动个不停,经纪人又急急忙忙地跑过来,问他邕圣祐去了哪里。

  邕圣祐就是在这时候才嘣地一下,故作凶恶地踹开门,看也不看他一眼,重新坐上沙发研究自拍。

  姜丹尼尔用吸管喝着冰水,余光钉住邕圣祐气鼓鼓的脸蛋。化妆看他嘴唇已经很红润,只涂了一点唇膏就作罢。

  邕圣祐一抬头,又撞见姜丹尼尔不怀好意的微笑,瞪了两眼眼珠子涨得累了,又拍拍身侧的空位,招呼他过去。

“哥,我现在是有秘密的人了。”邕圣祐懒得理他,当他是又从哪里学了什么高级土味情话,“给我亲一下就告诉你。”姜丹尼尔是想再测试一遍的,邕圣祐又一下子跳出去老远,逃到弟弟们那边去了。

 



  本来没什么,被姜丹尼尔一舔,倒有点痒。

  邕圣祐帮他分开因为跑得太快而杂乱的刘海,总不能等夜风来动手了。

  托姜丹尼尔的福,现在连风也没有,只有他们俩。

  又弹了一下他的脑门,以免自己忍不住,又加深这个不算吻的舔舐。

“那你的超能力也有我的一半咯。”邕圣祐突然很想学电影里,跟他一起躺在信号灯下,不顾过往车辆,倒计时颜色马上渐红,要被爱情冲昏全部的头脑。

“本来就是,为你而生。”姜丹尼尔又扭过脸去,不肯看他,假装害羞的戏码上演多少次都不会觉得腻味。

  邕圣祐想起来了,这会也根本不会有车经过,也没有红绿灯。

“那我们就,好好享受这样的大阪吧。”还是啾一口在姜丹尼尔颈侧有小黑痣的位置吧,空气里有爆米花和棉花糖的香味,仔细一闻都是甜的。

  拉面店里没有师傅下面,姜丹尼尔和他一人拿了个味碟,用捞面的长汤匙捕获两颗正在成熟的溏心蛋。

  邕圣祐喜欢鱼片,姜丹尼尔喜欢海苔丝,筷子对半一分,流黄都淌下来,满满的配料码上去,两口就能吃完。

“哥,”姜丹尼尔也很久没有撒娇,这时候奶声奶气起来,邕圣祐夹着蛋白的筷子一抖,差点掉下来,“你说我们吃掉这两碗要给其他客人的面,厨房会不会以为是忘记做了,然后重做啊?”

  窄窄的木质柜台底下还真有两碗,应该是热气腾腾,但因为姜丹尼尔的超能力而风平浪静,毫无波动的面。

“就吃一碗吧,重做怪麻烦的。”馋虫面前,邕圣祐也教唆他做坏事。

“红色汤底还是白色汤底的?”姜丹尼尔起身就要拿起面碗,邕圣祐刹时也挂在凳子上,探身往下看面。

“圣祐,”邕圣祐又被姜丹尼尔捏着臀瓣,眼里喷着烈火,不解地回头打量他,“多吃点吧,”捏转成一点力度的掐,公开场合姜丹尼尔也很少如此,今日以时间地点为转移,最后转成用掌去轻拍,“除了这里,都没什么肉给我摸。”

  邕圣祐学过跆拳道的。

  姜丹尼尔飞速一闪身才保准膝盖没被他踹上一脚,好言好语好脸色地又贴上去作弄他的腰,最好是在他的指缝里化成一摊水才好,“来,我的小纸片,吃面。”

  邕圣祐本来对着汤碗正在品味汤底,听到新开发的爱称又差点呛个半死,姜丹尼尔又得意地顺着他弓起的背脊,恰好有正当理由去摸,“你这是什么鬼名字?不许叫。”

  再瘦我也是哥啊,叫什么小纸片。

  除了纸和片,我身上哪一点看起来跟小纸片有关系了。

  姜丹尼尔也拖过一半的碗,放到中间,用碗里唯一的大勺舀了一点汤,“小不点就给她们,”他把勺子上一星半点都喝干净了,满足地叹出声,“果然,跟哥在一起汤都变好喝了。”

“之前又没喝过,拿什么比啊。”邕圣祐嘴硬,筷子扎下去关切地探勘,有没有鱼板之类的海鲜。

“就是好喝点嘛,最好喝。”姜丹尼尔看他一对墨石样的眼都快掷进汤里了,觉得好笑又窝心,“小纸片就给你。只用来喊你。”

“找到了。”邕圣祐用尖细的筷子尖把鱼板捞起来,放进一边的盘子里,人也好不容易坐正了,“你可以吃啦。”

“遵命,”姜丹尼尔剥开筷子上插着的纸套片,故意丢到邕圣祐跟前,“我的小纸片。”

  邕圣祐筷子抵住他的筷子,交叉在碗上,不很让他吃,很不满意的样子。

“我少吃一口,你就吻多一口补偿我。”姜丹尼尔长腿跨到邕圣祐这边的凳子上,卡住底座,手臂直接把他往大腿坐垫上捕捞。

  邕圣祐纤细的脚脖子环上他的小腿,是服软的意思。

“还不快吃。”姜丹尼尔偏着头注视着他吃面,一看他快要夹起来送到嘴边,也把筷子朝那个方向放下去,硬要抢他夹好的一点面。

  邕圣祐学聪明了,就夹一两根,不贪多。

  还是被姜丹尼尔抱坐到身上来,贴着很灼热,筷子再扯住他夹起的,少到可怜的面条的另一端,示意他快点吃。

  邕圣祐这边吸了一口,姜丹尼尔那边就咬一大口,面条就那么多,也就那么长,很快他又靠近邕圣祐油津津的唇角了,也不动了,就定住一块,把瞳仁盈满他的样子,刘海松软,眼神无辜,因羞赧而无法直视。

“就亲一下应该没事吧,你的超能力。”邕圣祐说完嘟着嘴,点上姜丹尼尔上扬到耳朵根的弧度。

  好大一碗面,吃到大阪夜空的星星都不眨眼,云也不肯出现,无风无雨,无人认识额下眉眼,无人阻拦意识缠绵。

  最后还是因为零头不够,往柜台收银抽屉里放了两碗面的钱。




“说吧,小纸片,”姜丹尼尔高举双手,让邕圣祐重拍完前一日带点遗憾的认证照,学着地标,傻里傻气地露出胳肢窝,逐日一般要奔跑,“接下来想去哪!我都会满足你的。”

  邕圣祐把手机递给他,让他看看照得是否满意,手端着下巴,认真地开始思考起来。

  天桥上下都是人群,背着双肩包的学生女孩,正对着充当全身镜的广告牌往上拉校服裙摆,要短一点再短一点。

  面色阴沉的上班族在底下的斑马线一侧等灯,想从公文包里掏出纸巾,卡在那里。

  浓妆艳抹,表情暧昧的特殊职业工作者,还在往过路人的手心塞广告卡片,身体还鞠着躬,胸前的本钱都抛在外面。

  穿着便利店员工背心的年轻店员,很困顿地在店门口拖地,一半洁净如新,一半都是灰尘。

  拖着几个巨大行李箱手上还拿着手机和充电宝、耳机,激动地对着那头直播采购的代购,袋子把手腕勒出痕迹,也并不在意。

  邕圣祐又纸片状地飘过去,用发顶摩挲姜丹尼尔的肩胛骨,呵他的痒,众生皆忙碌如常,他们也亲密如常。

  每每看到这样拥挤的人群,各异的人生,他又会感叹,遇到身边这个人,是件多么神奇,多么值得感恩的事情。

  或许他也是有超能力的,只不过是为了走向他,与他相拥,全花光了。

  姜丹尼尔给他蹭住了,再痒也不动弹,察觉到他情绪微动,还是勾过他的手,与他一起俯瞰芸芸百态,“圣祐,在想什么?”

  邕圣祐心思比常人细得多,姜丹尼尔深知,该问还是要问。

  想什么呢?想浮生都像一场无意义的白梦,头顶有火球灼烧,背后有鞭笞驱赶行走,尽头只是另一种黑暗。

  想到你来了,时间都为你停摆,浮生都沉淀下来,城池都为你默然,眼为你造泪,睫为你翻飞,手指为与你交握而准备。

“想我的白梦被你打碎了,”邕圣祐也回应他的握力,修得圆圆的指甲陷进去他的手背,“换成没了你不行的生活。”

  每个人最终目的地都一样,挣扎好像只是无意义的徒劳。

  姜丹尼尔搂住小纸片,不让没来由的风的把他吹走,“人生嘛,还不就脚踏实地,一起过呗。”釜山口音跑出来,暴露一点知道自己在说很帅的话的紧张。

  意义就在旅途中创造,这样才能不后悔地走到终点。

“姜丹尼尔,”邕圣祐转过一点脸来,又不看众生了,改看身边的姜丹尼尔,“我也有超能力的。”

  姜丹尼尔当然大呼小叫地冲着他喊,“什么嘛,哥都不告诉我,还瞒着我,真是的。”

“跟你一样,留一手,以后再告诉你。”邕圣祐夹着他的手臂,要下桥了。

  我操控宇宙万物,操控繁星,操控公式和定理,操控你的心意和我的深邃眼睛,搭出架无形的科学引力桥,牵引着你,向我靠近。

 



“哥还没吃过布丁吧?”姜丹尼尔丧着脸最多也只能保持三秒,很快又把邕圣祐的有所保留忘记。

“什么布丁?”下来都是琳琅满目的商铺,一想到可以随意逛进逛出,还有些刺激。

“就是那样的,上面是那样的,底下是那样的,那种日式布丁。”姜丹尼尔手紧紧箍着他还能手舞足蹈地比划着形状,邕圣祐实在佩服。

“买一个吃呗。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哥哥给你买!”邕圣祐掏出钱包,在姜丹尼尔面前摇晃。

“那我要买十一个,我们wanna one一人一个。”邕圣祐不知是因为够不着还是心太软,停下了试图给他一个暴栗的动作。

“那经纪人不就又知道我们偷跑出来了吗?上次也是你,非要在宿舍大吹特吹那家的东西有多好吃,又要被训了。”姜丹尼尔豆豆眼都出来了,楚楚可怜,尽可能迷蒙地看着邕圣祐。

“那哥可以给我咬一口,停止时空就好了。”邕圣祐最终还是没忍住手上关节折成的圆润的栗子。

  姜丹尼尔还要与他同连体婴,吃痛地在满是人的马路上蹦跳着闪躲,霓虹灯的招牌和店家门口放着的显示屏,把他们染成七彩的颜色。

“尼尔,我有一个想法。”他们在搞怪大头贴机器上拍完照片,画面上的两个人加了特效,有符合世界杯主题的球迷彩色爆炸头和大墨镜,姜丹尼尔还有一把大胡子。

  姜丹尼尔把耳朵凑过去听,街上哪有人会听见他们说话,偏要这么小声,靠这么近。

  听完他郑重地点点头,跟邕圣祐一起去旁边便利店里挑选东西,布丁是邕圣祐去拿的,姜丹尼尔一数,居然拿了十五个。

  只能给收银台留下钱,收银员站得笔直,眼睛平视前方,两个人掏出计算器,又按了好久。

“哥,你拿那么多干嘛?”姜丹尼尔把东西一样样放进提袋里,还是感叹自己养的是个大手大脚的小纸片。

“不是你说的成员一人一个。”邕圣祐对着便利店的玻璃门,开始打扮起来。

“哥,这有十五个呢,你是不是没数。”姜丹尼尔看到他的脸上变化,忍不住爆笑开来。

“你喜欢吃我应该也喜欢吃,”邕圣祐又抓了一把头上假发,对着镜子里的作品非常满意,“多买几个,还可以吃。”

  姜丹尼尔拎着大提袋,也经过邕圣祐的乔装打扮,与他又拖着手,站在便利店门口。

“那我说数到一,我们就开始跑。”他们甚至不敢彼此互看,怕笑声太响亮。

“三,二,一!”两个爆炸头,嘴上还贴着四片麻辣味海苔的怪大叔就以超光速冲出去,飞奔到过街的马路上。

  人群开始在他们身边缓缓移动起来,的士司机打开的车窗内飘来叽里呱啦的晚间电台,水果店还在叫卖最后未坏果盘,妙龄少女们抓着对方的手,感叹头顶爱豆广告牌的耀眼。

  跑过天桥,跑进酒店里面。

  跑过熙熙攘攘,跑过岁岁年年。




  一片海苔飞进邕圣祐嘴里,辣得他在电梯里直哈气,姜丹尼尔也不揭下来,只用下嘴唇往上渡气,吹得假的小胡子一直在灯下翻上翻下,泛着油光,往下掉芝麻。

  邕圣祐又辣又被他逗得想笑,恨不得一头撞上电梯里的玻璃。姜丹尼尔又把海苔片卷进嘴里,就贴在舌头上面,撑着墙壁,圈住他与他分享火辣,死抵着电梯门,手上压着按钮,不让邕圣祐出去。

  邕圣祐没办法,舌尖颤巍巍地刮一下姜丹尼尔的,又酥酥麻麻地伸回去,辣得都要飙泪了,无处遁形。

 



  邕圣祐是在这会醒来的,窗外天渐渐亮起。再一抿抿嘴,已经没有梦中那股辣味得香甜的滋味,倒是身下粘黏一片。动动腿又按按腰,熟悉的酸爽。

  姜丹尼尔背对着他在擦头发,只用浴巾围住下身,一大清早就让人赏心悦目。见他醒了又拿了吹风机,不依不饶地坐过来,缠着他让他给他吹头发。

  邕圣祐很有吹头发的技巧,手抓几下发根,按摩几下头皮,都是很有讲究的,姜丹尼尔又舒服得眯起眼,躺在他枕头一侧。

“尼尔,”邕圣祐开小了几档,以便互相能够听到彼此声音,“我昨天做了一个梦。”隔着被子,姜丹尼尔还是拿脚尖去撩邕圣祐盖在里面的脚尖。

“什么梦啊?”邕圣祐让他侧一点头,给他吹后面的湿发。

“梦到你有超能力,还能暂停时间,我们还一起出去玩。”姜丹尼尔狡黠地对着邕圣祐眨眨眼,甩了一下一头半干不湿的狗毛。

“说不定我真有呢。”邕圣祐看他没有正经在听,又开大了风力把他的声音呜呜呜地盖过去。

  其实,姜丹尼尔包里还有好几个多出来的布丁。

  他又开始哼,哼得依旧大声,“Osaka,oh yeah,the place you and I dreamed of.”

 

 

 

 

 

 

 



卡文依旧的捞打算明天就跑路:

1.感谢鸡鸭扣前辈的词,“你的素颜好漂亮/世界还在忙碌地往前走/但你和我的时间暂时停滞/让谁都看不见我们/让什么都没办法妨碍我们/只要你在我身边就行/”。因为姜丹妞搜来听,第一眼看到词这个故事就基本成形了。再次感谢,真是艺术家,赐予我灵感。

2.如果有没看懂的地方,一定要留言或者私信问我喔!非常欢迎大噶找我唠嗑!以及,卡abo卡了两天,干脆跑路8。

3.昨天晚上嗑到三四点,瓜瓜使本老年人作息也如痴如醉。

4.上周日更了,这周就看缘分8。

写文有什么意义?甜得过正主吗?不了不了,我看不了。

5.提问箱依然欢迎大家,探月银行提问箱

回答会更新在这儿, @TanzakuStars 记得去看,不用关注。

感谢你们问我问题,截止到现在的我都回复了。

点梗,唠嗑什么的,都可以。

6.晚上好,我可以安心抠脚今夜了。

评论(37)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