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邕』听

#半现实向背

#歌手x影帝

#521贺文

#即兴短打











  姜丹尼尔从首次solo世界巡演的舞台上下来,扯下热粉色的耳麦,第一件事不是赶去医院,是打电话给邕圣祐。

  他右耳听不见了,也要第一个让邕圣祐知道。

  姜丹尼尔所在的城市和首尔整整有十二个小时时差。

  深夜对清晨,一个人的天塌地陷,对另一个人的安然无恙。

  这时候是一叶孤舟漂浮在死海的姜丹尼尔需要邕圣祐多一点,还是孑身一人闯无情都市的邕圣祐需要姜丹尼尔多一些?电话打通之前,谁都没有答案。

  后台极喧闹,回到换衣间的每一步都是尖叫和掌声。认识的、不认识的,近处的、远处的,摄像机、手机、追光一直乱打。

  姜丹尼尔还是笑,出道八年,一直没变过的,让人卸下所有防备的微笑。

  只是眼角还没皱起皱纹,两颊上的肌肉还没觉得酸痛,耳廓还没因为极度的兴奋泛起红晕。

  因为,右耳只是一片嘈杂,像给人用只播放白噪音的耳机堵住了,外面的一切频率再也进不来,只剩下他与世界之间巨大的隔膜。

  他连自己说话的声音都听不真切了。站在房间门口,深深鞠躬,大脑传输给器官发声,谢谢,我爱你们,然后是一连串工作人员的名字,左耳采集发声振动,确保他没在发音上犯错。右耳却给流畅冷静的声音添加复古照片般的噪点,愈来愈大,直到吞没整张照片曾经鲜活、清晰的色块。

  姜丹尼尔一只手还在安可棒球服的口袋里,夹层里手机屏幕不断亮起,又暗去。拨号,挂掉,再拔,再挂。

  越急,耳边噪声好像越大。越急越想快点听到邕圣祐的声音。

  姜丹尼尔卸完妆后,都准备给通讯公司打投诉电话了,邕圣祐温温柔柔的声音终于通过电路抵达他耳边鼓膜。

“我在。我在。我在。”邕圣祐应该是在工作,声音坚定但是音量不大。

  姜丹尼尔把手机换到左边,贴着脸,肩膀夹着,歪着脑袋就那样听他说话。邕圣祐话毕,两人沉默了五秒,电流来回,呲呲地响。

“哥,我右耳听不见了。我还以为是耳麦故障,下了台放了耳麦,还是一片嘈杂。”姜丹尼尔陈述得云淡风轻,平平静静。

  邕圣祐听着红了眼眶。

  怪不得这么多电话,这么迫切地想要找到我。

  比起叱咤歌坛的当红歌手,他也只是小我一岁的,因为巡演两个月没有回过家的,小爱人啊。

“你会好起来的,回国,看医生,我们会有办法的。”邕圣祐猛地吸了吸鼻子。姜丹尼尔在那端笑开了,憨憨地说好,明明都是拿了影帝的人了,怎么说哭还真的哭了。

“我没事,马上夜航就回来了。都结束了。”说的很轻,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只听得见一半音量。

“你到了机场给我打电话,我这边在剧本试读,结束了就赶过去。”姜丹尼尔还没慌神,邕圣祐倒是先乱了阵脚。

“哥,我真的没事。就是想最先告诉你,比起剩下的全世界,想最先告诉你。怕你担心。怕你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而生气。”邕圣祐察觉到姜丹尼尔语气里还带着点笑意。

  像被只无形的手铺平了眉心。好看的眉眼都舒展开来。

  像一剂猛药,像一管强心剂。泪都收回去,手心重新有了温度。

“尼尔,我朋友认识很多好大夫,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只要你不放弃,我们一定有办法。”邕圣祐找回点神智,认真地安慰年下恋人。

“那你陪我去看医生吗,你知道我最讨厌看医生的。”姜丹尼尔被他严肃逗得开怀,适时撒起娇来。

“这部戏不接了也可以。电影宣传不去了也行。大不了赔违约金。”邕圣祐回答得一本正经,全无儿戏。

“让我吃软糖吗,还?”姜丹尼尔倒是蛮会乘人之危,得寸进尺的。

  邕圣祐没绷住,大声吼了句,“呀,你这小子。”

  姜丹尼尔只需要想象邕圣祐身后一堆工作人员纷纷侧目盯他背过身子打电话,随音量上扬的乌黑发旋,再心里暗暗琢磨他这又哭又吵地是在给谁打电话的场景,就发自肺腑笑出眼角一拢拢鱼尾。

  邕圣祐又气又心疼,任他低低的笑在耳边洒上一把把磁铁。

“邕圣祐,我想改口了,我错了。”姜丹尼尔突然不笑了,这不像他。

“嗯?”邕圣祐只知道,只要姜丹尼尔需要,自己无条件会把两只耳朵都借给他。哪怕他竟往里灌一些迷魂汤药。

“我说我最爱的东西有两样,一个是舞台,一个是你。我想错了,其实只有你。我从舞台上下来,射灯关了,观众走了,人群散了,巨大的空虚把我喉咙抓紧的时候,我想要的只有你。”

“我甚至不担心以后上不了舞台,跳不了舞。我只担心以后再也听不见你叫我名字的声音。”

“你每次演出前都会留言给我打气的语音,你生日那天录给我的VCR,你上部电影里抽完烟哼的小曲,你抱着鲁尼皮特在家里等我,睡着了一起打呼噜的小视频......”姜丹尼尔声音里大概滴着蜜,齁得邕圣祐鼻头又酸涩起来。

“姜丹尼尔,我的单人频道好不容易遇到能顺利接收我声音的听众。才不会这么轻易放弃你,你放心。不想听到时候也要强迫你收听。”邕圣祐说得挺笃定,打断姜丹尼尔催人落泪的爱情罗列。

“好。那你说句我爱你来听听。”姜丹尼尔耍赖皮真算得上是邕圣祐那儿的世界第一。

“姜丹尼尔!”邕圣祐的眼泪又往回倒退,脚也跺起来,明明隔着电话线,小爱人也看不见。

“干嘛叫我,我,唉,有点听不清,啊,耳朵,啊!”做戏做全套是邕圣祐教的。

“我爱你。”听到他提耳朵,邕圣祐又甘愿给他利用到底了。

“我也是。真的好好好爱邕邕啊。”这句倒不是玩笑,是真心。

 

  生活也好,命运也罢,总要有那么一些坎坷,一点波折,几分孤身一人无法吞咽的苦楚,才让人更惦记甜,更感恩爱情,更想挽住身边人一直在等待的手臂。

  姜丹尼尔,终于了解。

  邕圣祐之于他,是一切的根基,是最高的梦想,也是生存必备的条件之一,是定会渡他上岸的浮木,是植被扎根于大地所需的根茎。

  我会好起来的,只要在他身边,在他的眼神注视里。

  飞机划过灰色的夜空,首尔的午后在靠近。

  小爱人也在向爱人靠近。

  如果确定终点,我就不怕冒险。有你的爱,一直在耳边。









#6仔碎碎念:

1.灵感来自于现实生活中有个同学有天日常presentation的时候说自己已经受耳疾困扰很久了。我就开始思考,如果有天,我们也碰到这种情况,应该会是怎样的局面。如这篇里一样,两人相拥到汗流浃背也比一人乘凉要好。是我的答案。

2.属于废话很多的类型,终于写了篇短的日常了,握拳流lui。

3.谢谢可爱的仙女们的鼓励,自觉还不够好,也会努力慢慢变好。

4.521快乐嘎嘎嘎!看到拜冰的官方发糖现场啊嘎嘎嘎嘎嘎!在结束之前总会见上他们一面吧,我想。希望美梦成真。

5.祝大家都有美好的一天!吃得好睡得着上课上班烦恼很少,就很好。

 

 




评论(17)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