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邕』手拖手

#ooc预警

#黑道 先婚后爱

#点梗的小魔鬼们 我六点起床 戴着隐形在星巴克蹭网 够不够真诚

#碎碎念有更新



 

“邕圣祐,怎么说也是我救了你,你懂不懂感恩。”下人端上来茶的手都在抖,颤颤巍巍一句夫人,喊不出口。

  茶里放的是姜丹尼尔亲自去摘的当季莲子,将要动手剥,邕圣祐气冲冲回来了,怪不好意思的,才交给别人去做。

“我倒觉得死,痛快点。”姜丹尼尔才接过来茶,打发下人走了,卯着劲给邕圣祐吹凉。

  茶水很烫,姜丹尼尔找了大夫问,说性凉的东西,热一点才对身子好。淌了他满手,登时都是水泡。

“圣祐,喝茶吧。放凉一点再喝。”姜丹尼尔放下茶盅,走了。

  穿堂都是风,盛夏里,也透着冷。

  姜丹尼尔拳头攥得很用劲,碰到刚冒出来的伤处,再该痛的,也无知无觉。

 



  道上混的,常在河边徘徊,稍不留神,总是难办的。

  邕家如此,任谁家大业大一点,亦然。

  姜丹尼尔救下他之前,连邕圣祐这人长什么样子,是什么做派都不知道。

  只是出门办事,小道绕路回来,自家地盘背后一块三不管的地步,打打杀杀,喊声震天响。

  姜丹尼尔最不喜见血,不喜暴力解决问题,饶是碰着一点自家边界,端了个少东家的架子,拂了两个手下去打探。

  才知道邕家许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狠角色,就今晚,一个都不能留。其实,若是没人多嘴一句,那邕家少爷也是个俊角,跟少爷您一般年纪上下,姜丹尼尔绝对懒得再探,调头就是要回去的。



  落难美人总是很勾人心思,姜丹尼尔开了西装外套两枚扣,给手下一递,深蓝的西装马甲描着腰线,领带随手扯下来,胳膊上系了一道,甩了甩一头黑发,就冲进一片混沌里。

“都别过来,老爷子要是知道,我们掺和了一脚,都得没命。这是我一腔热血,见义勇为。”姜丹尼尔只是出门谈个正事,身边没带多少人。

“去他的,我忘了问,他长什么样子啊?”姜丹尼尔从地上拔了一根钢管,本来只是想自卫,没想刚进去就给三个人围住,脸上挂了一道彩。

  两三个小弟只敢看着,等他指令,“爷!说是脸上有三颗痣的。”最小的那个,还算有点用处。

  姜丹尼尔那句左脸还是右脸啊,被漫天的叫骂和砍杀声吞没。

  所以,邕圣祐额头还顺着两道暗红的血,一头磕在水泥荒地的大柱子上时,他只看到一个的模模糊糊黑发身影,臂上有条黑带子,拉住他的手,伸了三根手指在他跟前摇。

  姜丹尼尔也没想那么多,又不是不会打架的人,扛了很轻很软的邕圣祐就打外走。都快进了姜家地盘了,背上给人来上了一下,呸了两口鲜血出来,手还揽着身上人,苦命鸳鸯一样,脸朝下倒在沙地上,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还是手下出来救了人,他们说,他圈着邕圣祐的手圈得那样紧,都到了医院了,姜丹尼尔的西装马甲和衬衫都给医生用剪子剪开了,他的手还是拉不开。

  事情自然闹得大了些,姜家不讲规矩,乱救了人,多少有心之人想借此机会给姜丹尼尔那高位设点刁难。姜丹尼尔刚才手术室出来,身上绷带刚上,老爷子啪地一杯冰水哗上他枕头,他被动一睁眼,嘴边还溜着句浑话,一看自家亲爹铁青的脸色,又动着身上还完好的几寸关节,这里摸摸那里按按,装起痛来。

“你小子胆子养肥了?不是自家地盘上的事,也敢插手?”姜丹尼尔还发着高烧,刘海几根全打湿了贴在跟前。

“我保证给您一个交代。只是那孩子,还是要救的,怎么说也是一条命。”姜丹尼尔抽了抽鼻子,想着这套缓兵之计,估计有用。

“救!救!救!我看你才是没救了,我告诉你,你出院了自己到我那儿去,这事你要是解释不清,邕家小的,养好了也没用,一样丢到外头去随便他们处置。”姜丹尼尔紧闭着眼,在等着第二杯冰水,未想亲爹已经背过手,只恶狠狠地盯着他看。

“行,您放心。”姜丹尼尔又陷入无常的昏睡,不去想到底怎么逢凶化吉了。

  姜还是老的辣,姜老爷子说等一等,道上都噤声不再多嘴多舌。




  姜丹尼尔实在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个好借口,直接膝盖一滑,往老爸跟前一跪,“爸,我要娶他。”坐在雕花大龙椅上的这位,只觉眼前一黑,怎么着有这么个孽种。

“冠我姓,入我门,以后便是我的人。谁想动,也动不得。想弩走,也带不走了。”老爷子很想家法伺候,先打上个八百棍再说。

“撇开他也是个男的不说,你怎么确定,人家不嫌你?”姜丹尼尔跪姿标准,都挑不出错。

“您给我点时间。”姜丹尼尔又在要时间,他爹对邕家那位独后有所耳闻,才不好搞定,挥了挥手让他去了。

 



  邕圣祐从医院出来了,就养在姜丹尼尔家里。

  他伤得不重,比姜丹尼尔早出来,上上下下都得了嘱咐,哪怕担心主子,待他也是十二分的好。

  姜丹尼尔这会儿在本家耽误了几天,又各处打点了一下病时拖延的事务,想着给邕圣祐留个好印象,专门去赶新潮染了一下头,巧克力色的,光泽耀眼,又让手艺好的抓了两把,真像个黑帮阔少了,才回家去看邕圣祐。

  谁知道邕圣祐只看了他一眼,心里就笃定,他肯定不是当时救下自己的恩人,不复太多言语,又恨他围了个笼子,让他这只独脚鸟无处可落,无家可依。

  姜丹尼尔太热忱又太老实,一五一十,有什么说什么,独独不说,满身伤痕累累,极厌恶打架动粗的人,为了救他,吃了多少苦。只平铺直叙,现在只有跟他入籍登记,一个办法。

  邕圣祐不想再争,生命对他而言都是负累,再说了,他不想的,就能不要么?他不肯说,也不愿说。

  爱还未生,就恨意徒增。




  于是,也算风风光光家里办了一场,从聘礼到说媒,一个不少,姜丹尼尔把每个程序都走了个遍,道上该请的,该说的,也一家不缺,都来他们婚房洒上一把花生,再丢上一把桂圆。

  姜丹尼尔这么做,是有他的考虑,他不过是想传达,以后邕圣祐就是他的人,谁再有歪心思也都是过去,不可再越界。邕圣祐却觉得讽刺,姜丹尼尔喜欢的一切,传统的,讲究的,老旧的,他都不喜欢,下人还承上来一衣红的,一方纱的盖头,生怕他还不够愤慨,不够气绝。

  他邕圣祐,一直觉得,跟喜欢的人,是要在海边吹着风,拖着手,走西式的那些路子,宣誓换戒,应允亲吻,都是要来一遍的。

  何况,他的眼里压根没有姜丹尼尔,也没有他这些看似幼稚,实则用心的心思。

  姜丹尼尔喝得云里雾里,进了房了,摸黑就去捉邕圣祐的手,按倒了人,栖在四角的雕花大床上,身下都是又圆又大的枣。灼热的指都探进后颈,意下就要摩挲索吻,手心只有邕圣祐凉凉的清泪。

  他的英雄明明就在他面前,他不知道,还以为是被个陌生人胡乱欺压,邕圣祐很能忍,但也很脆弱。

  姜丹尼尔退下来,开了灯,给他合上被子,预示幸福美满的果实都滚下床去,踩上都是暗香,汁液和碎渣迸裂,左右也像姜丹尼尔那颗越推越远的心。



  自那以后,姜丹尼尔夜夜都来看他,也不言语,只陪他到入睡。邕圣祐哪里睡得着,床边坐了个仇人,还要被他目不转睛地盯,每每装睡又被识破,不到真的睡着,姜丹尼尔绝不移一步。

  邕圣祐再不放心,恨也恨得累了,家里伙食是极好的,姜丹尼尔在就十个菜,不在就九个菜。管家说,婚期里,图个吉利,少一个也算十全九美,邕圣祐早已木然,只伸了筷子去夹大鱼大肉,满满两碗吃下去,还要喝汤。下人以为他是累着了,心里欢喜,不想他是想攒够了力气跟姜丹尼尔谈条件,无论如何也要走的。

  姜丹尼尔也睡不安分,婚房就是他以前的侧卧另翻的一间,失眠才会去赖上一晚,现在更是放了个宝贝,相隔不远,他也不敢造次。每日守完了他睡着,踱步回房,都梦见邕圣祐唇角生艳,皓齿如月,咬下来婚房里红萝帐上的一寸金钩,吉利喜庆的缎子垂下来,铺了他光洁如玉的一身。

 

 

 

  梦境实在真实,都照进现实。

  邕圣祐度日如年,都成婚后第二十五日了,该摊牌了。

  姜丹尼尔不知道他的心思,照例拿了两串象牙的珠子,坐在一旁吹凉甜汤,手上来回把玩着白白粒粒,盯着邕圣祐入睡。

“我们家白案师傅手艺很不错的,难得有新鲜料子打汤,晚上你吃得早,没来得及,要不要喝一点?”姜丹尼尔看似一直很有耐心,其实只是对着邕圣祐这样而已。

  邕圣祐从被单里劈出一只光滑的手,划破正红的被角,红萝帐上走的是金丝线,凤凰伴龙,于飞在天,比姜丹尼尔手上那串念珠还白皙上几分的指一撩一挑,帐子就挂在他脸上,像笼着火做的纱,比当晚的盖头还要旖旎秀丽上几段。

  姜丹尼尔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褪的衣服,只当视若罔闻,掉头搁了汤碗,就要走。

“姜丹尼尔。”邕圣祐这些天来,一向除了决绝的狠话,什么都不跟他讲的。

“我在。圣祐,我在。”邕圣祐念个名字而已,便可乱了心神,失了心智。

“你不是要我?”邕圣祐自知不谈爱,只谈此刻,他习惯了拿自己当筹码,说交易就交易。




  他不知道,姜丹尼尔是在爱他。

  几千几百年,几亿几万床花帐,几多花酒几多面红儿郎,都不比姜丹尼尔动作轻柔,不比他问的、想的多。

“圣祐,你痛不痛?圣祐,你还受不受得住?圣祐......”邕圣祐很久没被人这样连贯着,一句一言地喊过了,只觉得被他的絮语灌得发昏,人也跟着下沉。

  事后,姜丹尼尔往他手上系了个玉的坠子,也不知是什么形状,不大也轻,色泽是极好的,对着光看看,很通透。

  姜丹尼尔陪着邕圣祐睡到天光渐亮,同床共枕,一个是欢喜得不行,一个是悲苦到绝地。

  邕圣祐醒了,姜丹尼尔含着笑意喊他,“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想搂他的芦苇身。

“姜丹尼尔,你放我走吧。”邕圣祐从被单里捞出件上衣,手扬着,玉的红线还结着腕的关节,很紧。他拿那玉,去撞柱子,去掷挂帐的金钩。玉太小了,不好把控方向,皮肤都紫红,还在反复动作。

  离姜老爷子给的期限,也不过只剩五六天了。

  姜丹尼尔以为昨晚摘了颗星下来,框在眼底,才反应过来,星都是自由的,孤独的,不要人陪的。

“也可以,”姜丹尼尔腰上为邕圣祐新添的一道疤,昨晚没涂药膏,还在隐隐作痛,“这玉,我去庙里求的,给了你便是给了你。想要取,还得再去一趟庙里。”

  形状其实是只小猪,姜丹尼尔打听了邕圣祐的生辰八字,怕他以后下半辈子还是坎坷不安,特意绕了老远找高僧求的。他也不管邕圣祐信不信这些,一直戴在手上,没找到机会给他。

  刚好家里莲子也见底了,就再去采一些吧。

  邕圣祐宁愿死,宁愿折辱,也不愿留下来。

  走就走吧,让他走吧。

 



  姜丹尼尔没声张,只叫了两个亲信,前后脚陪着,不露痕迹。给邕圣祐收拾了点衣服,就上路了。地方在省城底下一个小县城,姜家在那块也有势力,安排起来也方便,姜丹尼尔平时嫌城里暑热燥人,也老往那儿跑。

  这次更加特殊,宅子里的下人都打发回家歇息,只为跟邕圣祐两个人,能落个清净。这玉要取是真有讲究,不是姜丹尼尔胡诌。两人第一日起了个大早,山寺闭门不开,扫地的小和尚说了,得两日之后再来。

  邕圣祐体弱,走不了太多山路,定然也是不会给他背的。姜丹尼尔四下寻到一条小道,偶有挑着扁担的脚夫,打算付点钱,让人把邕圣祐驮着下去。

  邕圣祐说要去方便一下,姜丹尼尔就在山腰找了个角落,站着等他。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人,姜丹尼尔才起疑,闯进去也不见他影子。以为他是就此告别了,想蹲下来冷静一会儿,再仔细一看,里间里胡乱都是脚印,还有几根绑人用的麻绳,心里才方寸大乱,担心得不行。

  通知了山下候着的,赶紧多派人手,一齐抄家伙上山,只身一人也顺着蛛丝马迹去寻。

  邕圣祐一天不解玉坠,一天还是他的人。

  谁要动他的人。他都不忍心动的人,谁要惹他怒气?

 



  邕圣祐其实也没遇到什么前尘仇家,就是蹲着坑,手上一块表是上品,乡野匹夫都是挑担的人,听中间一个眉飞色舞一说,直接绑了他打算劫货。没想他这人脾气向来不服输的,表是父亲留下来的唯一的东西,不肯给。到处乱咬乱蹬,很大响动。事已至此,邕圣祐也只能指望姜丹尼尔能闻见骚动,搭救一把他了。

  几个挑夫扛着他,表早就被他们卸下来,揣在胸前的汗衫里,邕圣祐被包住了嘴,还鼓着眼,猛瞪,几个人被他盯得心慌,只想早点找片荒林,把他抛在野外。




  姜丹尼尔顺着邕圣祐皮鞋拖着地一点印花的痕迹,一路仔细看,一路仔细寻,这鞋是他让人量了邕圣祐的尺寸去定做的,还很新,鞋跟后打了姜家的纹饰,不会认错。

  青苔路滑,姜丹尼尔再小心也是不熟路,磕着碰着一点,手上也被树枝蔓生出来的一点划伤,都见了血。咬下来领带,绑在手臂上,继续点着手机的光,耐心又焦灼地寻。

 



  夜色渐渐漫上山畔,邕圣祐手脚都被缚着,动动头,只看得见月。

  有只小虫,顺着他那块玉往上爬,贴着他的掌纹在咬。

  事到如今,只能指望姜丹尼尔,念着那晚他的一点好了。

  走之前,要问问他,这玉到底是什么形状的。

“邕圣祐!邕圣祐!邕圣祐!”隐隐约约,有人在喊他。

  他太困了,人生好长,他想睡一会了,也顾不得那只小虫有没有毒了。

“邕圣祐!邕圣祐!邕圣祐!”是这个人吧,就是这个人吗?衬衫领口乱开一气,臂上系着条黑布,伸出三根指,在眼前摇。感觉真像啊。

 

 

“你怎么不说是你救了我?”邕圣祐崴了脚,不得已,被姜丹尼尔背着。他的白衬衫底下渗着点血,领带布料太金贵,不吸水。

“我觉得没必要说。你要喜欢我,自然会喜欢我。”邕圣祐脚踝肿得老高,看着都痛。姜丹尼尔觉得庙里不灵,怎么邕圣祐还这么命苦,他不服。

“你怎么这么有自信?”邕圣祐以为,他把最难听的,最伤人的,都说过了。

“我不是对我有信心,是对你有信心。”姜丹尼尔走得很快,山上空气又冷又薄,身体再好也气喘吁吁,担心邕圣祐有事。

“我不走了。”看似只有四个字,姜丹尼尔只当邕圣祐把后面的日子都给他去了,交由他去操心。

“玉还解吗?”山上传来悠远的钟声,已近午夜。

  月色洒在他们身上,把他们染成垂垂迟暮的老朽。

“不解了。你想解吗?”姜丹尼尔一截袖子一直挽起在外面,一直戴着跟他一起配的另外一根,上面是只小鼠。

“那我们去户籍登记吧。其实一直没去,怕你不愿意。”骗婚骗色,骗感情,小姜少爷下得一手好棋。

“去可以,我不要跟你姓。”邕圣祐想让姜丹尼尔把他放下来,山脚下都是等着的小弟,黑压压几排都是人头。

“我跟你姓,我都愿意。”姜丹尼尔在青石板路上,背着他狂奔起来,后面的人也跟着他们跑。

  一路清脆地响。

 

 

  邕圣祐把手递给他,手拖手。

  其实,无论去哪里,有他便是有路,有他便是有家。

  兜兜转转这么久,姜丹尼尔只有一条不变的原则,拖他手便拖他手,拖他手就从不预备分手,从不打算放手。

  即使放走,也是拖着手。

  慢慢拖手,漫漫路还要走,满满爱要相守。

 

 






#6来了:

1.怎么样是不是跟你们想的先婚后爱不一样!啊哈哈哈!

2.我太困了,我还要赶去排签售的队,早上坐到现在,一通狂赶。捉虫这些等我等下再看吧。

3.祝大家都有美好的一天!想到什么我等下再加!

4.这个故事,很简单,很淡。本来设计很多,但是想了想,不如就这样吧。

5.提问箱随时欢迎大家,探月银行提问箱 点梗唠嗑随便勾搭!

回答点这儿!探月银行回复集中站二号

6.晚安!

评论(52)

热度(208)